兒少, 國外報導, 教育,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性別認同標準震驚美家長 德國:60種性別,怎對待?

世上要是真的有60種性別,難免讓人像德國的政治人物一樣,感嘆「要怎麼有禮貌地對待他們,以免被控告歧視、心胸狹窄、老頑固?」美國華盛頓州近日頒布性別認同的標準,連原是跨性別主義活躍份子的為人母者都震驚、難以苟同。

原是跨性別主義活躍份子的海芙(Kaeley Triller Haver)在美國打得正夯的性別論戰中,是知名的跨性別主義者辯論常客。在吐露童年曾遭性攻擊之後,這位華盛頓州的母親如今卻反對淋浴間、更衣室和廁所開放給自認為是女人的男生使用的政策,因為她相信這會非常不安全,且可能讓她女兒很容易受到傷害。

本月稍早,當她發現華盛頓州公立學校靜俏俏地採行新的健康教育標準,包括教導幼稚園兒童有關性愛表達方式及性傾向認同等事,她非常震驚,這種事情學校竟然沒有讓家長知道及參與!

「我知道這件事的唯一管道是透過臉書。」她告訴《每日信號報》(The Daily Signal):「並不是每個家長都和我一樣,會透過臉書,得知這件關係我們子女一生的重要大事。這類課程從幼稚園就開始教。我女兒今年就要上幼稚園了。因此,茲事體大!」

《每日信號報》是美國保守派重要智庫「傳統基金會」(The Heritage Foundation)的多媒體新聞網。不斷報導同運搗亂美國社會的各種花招。華盛頓公立學校竄改健康教育課綱準則的這項報導立刻引發該州成千上萬名家長的怒吼。

華盛頓州3月就頒行新的性別認同指導方針,充當該州最新的健康教育與體育準則。負責頒行這項指導方針的該州政府部門說,他們允諾大眾檢討此方針,並向《每日信號報》列舉他們所獲得的評語。

結果,該報發現,根本沒有任何民眾的評語認定,這套指導方針是華盛頓州新的「體育準則」。

或許這就是為什麼該指導方針並未引起家長和媒體注意的原因,直到《每日呼召報》(The Daily Caller)記者哈森(Peter Hasson)為尋找不同的新聞題材做研究時,才發現。

等他的文章出版時,華盛頓家長和民眾怒氣沖天,甚至在臉書上寫道,他們將聯合起來,讓子女退出公立學校。

「由於這個荒謬的課綱,我準備下個學期讓我的孩子轉學,我也要讓當地的校區當局和公共教育廳(Office of the Superintendent for Public Instruction ,簡稱OSPI)知道我們為什麼要這麼做。」家長普迪洛特(Renae Purdywrote)在臉書上寫道:「如果我們一起禁止子唸公立學校、在家自行教育子女,並且打夠多埋怨的電話,他們將必須修改這些教育政策。他們必須謹守教導學生知識,將個人問題留給各個家庭去處理。」

另一位家長狄波斯(Neilene Hodneland DeBoise)也在臉書寫道:「最近幾個月,跨性別廁所政策已經被歐巴馬政府搞得沸沸揚揚了。他下令要求各公立學校必須讓跨性別學生按照他自己的性別認同,選用廁所。」

由於海芙有被性虐待的經驗,因此反對歐巴馬這種廁所政策。她要求讓廁所、更衣室和淋浴間保持按生理性別,分開使用的原則。

華盛頓州的新性別認同指導方針卻要求,每個年級都必須遵從它特定的那些標準,包括教導園幼童「表達性別的方式有許多種」、四年級學生要學性傾向的定義、五年級學生要學「媒體、社會和文化如何影響有關性別角色、性別認同和表達的理念」。

一家報紙認為,學校這麼做的目的在於「提供指導方針給老師,做教學、強化學生新觀念的參考,並讓老師能應用該州的所有教學目標」。但海芙反問:「我不認為你還記得住你上過四年級的情景。但是,拜託,能不能讓我的子女先單純地做個孩子就好?」

這項指導方針還包括將性別定義為「一種社會概念,且是基於個人因被指定的生理性別而產生的情緒、行為和文化特質等元素所形成的社會概念」。 

對某些人而言,這是受歡迎的改變。但是對另一些人,譬如海芙,則認為教導幼稚園兒童有關性別認同的科目,是在侵犯家長的權利。「年紀那麼小並不適合學習這些。何況這並不是自然科或數學,而是一種意識形態。無論是政府或任何人,都不適合拿納稅人的錢,去強迫父母與子女談他們尚未準備好的性愛議題。」

華盛頓州法律強人所難

根據華盛頓州OSPI督導竇恩(Randy Dorn)發布的備忘錄,該處室自2014年9月就開始與「眾教師、行政官員、各科目專家、華盛頓州與全美國的若干協會,及健康教育和體育的股東」集體開發這項準則。

目前尚不清楚,華盛頓州各校是否被需要必須推行OSPI所規定的性別認同指導方針。保守派智庫「華盛頓州家庭政策學會」(Family Policy Institute of Washington)傳播主任傅利曼(Zachary Freeman)認為,無論性別認同是不是各校被要求非教不可的科目,它都是無關緊要的知識:

「但華盛頓州法律卻強迫各校必須順從OSPI訂定的標準與會議結論,而且如果有學校未符合這項標準,OSPI得拒絕通過該校的課綱。」 

華盛頓州政府教育單位得寸進尺

由於「華盛頓成千上萬名家長群起抗議」傅利曼指出,OSPI改說,「將釐清這套準則的遣詞用字,以便清楚表達,各校並未被強制要必須教導學童性別認同等課題」。但傅利曼說,任何的更正都是在避重就輕。「事實上,所有的文件都清楚顯示,性別認同正是華盛頓州政府教育單位想要提倡的事。」

海芙說,這種性教育課綱讓她想讓女兒轉學到私立學校,或改成在家自學──如果她付得起這樣的開銷的話。「我覺得基本上我是被公立學校綁架了。我的子女必須上學,我必須工作。我沒有太多的選擇。」

海芙說:「我相信學校最好是遵從已經在實行中的反霸凌計畫。並未特別提及性別方面問題的反霸凌計畫與課程準則,應該就足以含蓋性別教育了。……而不需要將整個課綱都訂在教導性別上。」

德國議員昆尼格。(照片來源:youtube.com/watch?v=SAHvLAJ-5aQ)
德國議員昆尼格。(照片來源:youtube.com/watch?v=SAHvLAJ-5aQ)

性別認同問題最近也在德國政壇吵得沸沸揚揚。

德國東北部的勃蘭登堡(Brandenburg)最近就有議員昆尼格(Steffen Königer)表示,他的德國另類選擇黨(Alternative for Germany,簡稱AfD)對綠黨所提的性別多樣化議案有意見。

綠黨引述左派人士直接援自臉書的60種性別,倡議勃蘭登堡市應該「接納性別與性傾向的多樣化及性自決,並反對同性戀恐懼症及跨性別恐懼症」,此外應給予「LGBTTQQ」(指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雙靈者、酷兒、性別有疑問者)平等權。AfD拒絕這項議案。

昆尼格與許多民眾都感嘆,這麼多性別,真叫人不知道如何禮貌地對待每一種性別,以免被指控冒犯、歧視或是心胸狹窄老頑固?(文取材自dailysignal.commercatornet.com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