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跨性別爭權利不堪後果:廁所更衣室不安全 兒童變性

面對跨性別團體風起雲湧爭取權利的浪潮,美國知名電台名嘴暨社會言論家布朗(Michael Brown)質疑:強行爭取「跨性別者的權利」真的只是富憐憫心的舉動,以便保護社會那一小撮脆弱、容易受傷的族群嗎?這真的是無害、好意的舉止,不會反而造成其他多數美國人的困擾或傷害嗎?這些問題的答案絕對是否定的。

我們固然應該憐憫那些為性別認同問題掙扎不已的人,但是我們卻更應該審慎地提防倡議「跨性別權利」,可能帶來什麼不堪設想的後果。布朗指出,我們當然有理由憂慮美國社會將跨性別認同的問題正常化的趨勢。

(照片來源:everystudent.com.tw)
(照片來源:everystudent.com.tw)

從美國電視節目名人暨曾獲1976年奧林匹克夏季運動會男子十項全能冠軍的前田徑選手變性為凱特琳.詹納女士(Bruce Jenner)等新聞,護家評論員哈維(Linda Harvey)寫道:「一個17歲的芝加哥女孩最近切除健康的乳房,因為她閱讀到的資訊顯示,人是有可能變性的,於是斷定變性是治療她憂慮症和自殺傾向的答案──她的父母說:『好啊,這是沒有問題的。』因此,這位原本叫做愛蜜麗(Emily)的女孩,如今叫做艾米特(Emmett),並開始接受荷爾蒙治療,以便變成男性。」

布朗提醒,還有遠比社會大眾對性別認同的認知,及變性青少年的健康和福祉,更危險的事。「我們一直在談論會影響學童的那些真正危險的立法。在不歧視LGBT法案的掩飾之下,同運正在全美推動一項咄咄逼人的計畫,那就是要犧牲其他所有公民的權利,去滿足LGBT的權利。」

幸好,許多美國民眾已經確認同運的各種舉動,會威脅到社會大眾的言論自由和良心自由。但是,論到跨性別問題時,絕大部分美國民眾至今仍然不瞭解,它真正牽涉到的問題是什麼?

其實,其中一個令人憂慮的,就是跨性別問題對個人隱私,尤其是學校廁所和更衣室的隱私,有所違害。如果任憑LGBT活躍份子遂其所願,則公共廁所和更衣室將變成性別中立,並導致混亂、驚慌失措,且可能造成危險。

身為女人,你想使用性別中立的廁所嗎?身為父親,你希望送女兒進這樣的廁所嗎?女性同胞們,可願意進健身房的更衣室,在其他硬稱自己是女人的男人面前寬衣解帶?這些情況絕不是筆者假想出來的情景!各位紳士,一個生理上是男性的人進更衣室,在你老婆面前脫光衣服,你做何感想?

跨性別運動的活躍份子渴望能夠按他們的性別認同,使用廁所和更衣室,無論其他人有多不自在。這樣的事會讓只占不到1%的少數人,干擾到其他99%民眾習慣的日常生活。

布朗不相信一個自信是女人的男人,會為了要去詳細檢查女人的什麼東西,而進女性浴室──或者更糟的──布朗相當確定,異性偷窺狂很可能利用這種機會,假裝跨性別婦女,闖進女性浴室,去偷窺一絲不掛的女人。2015年10月8日,美國就有報紙報導,「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在發生多起偷窺事故之後,已經取消跨性別浴室的措施」。

是的,「該大學暫時改變其性別中立廁所的政策。但是,除了9月15日和19日各發生一起校園偷窺事件之外,該大學惠妮廳(Whitney Hall)學生宿舍,也抓到男學生拿智慧型手機,偷拍女學生淋浴間風光,且將她們洗澡的過程拍成影片的事件。」

自由派推出的最新廁所告示牌,竟然鼓勵偷窺的事。(照片來源:fellowshipoftheminds.com)
自由派推出的最新廁所告示牌,竟然鼓勵偷窺的事。(照片來源:fellowshipoftheminds.com)

這是怎麼樣的瘋狂舉動?

這是校方執著於建立性別中立廁所的遺害,而性別中立廁所又是跨性別活躍份子積極活動的直接結果。布朗指出,更嚴重的是,較年幼的兒童也受到負面的衝擊,而他們的家長卻絲毫不知道,或並不同意。據集體反抗組織(MassResistance)官網2月19日的報導,「跨性別運動的計畫,現在已經開始全力猛攻麻州各校的學童。 你所會閱讀到的資訊,全都是瘋狂的事。然而,這些事卻正在發生!」

跨性別運動導致的最不堪後果是許多幼童渴望變性。(照片來源:hercampus.com)
跨性別運動導致的最不堪後果是許多幼童渴望變性。(照片來源:hercampus.com)

這些事卻被刊登在麻州中小學教育部(Massachusetts Department of Elementary and Secondary Education)的性別認同文件中,包括:

  • 兒童「出生時被指定的性別」與他(她)自己的「性別相關認同」並不一樣。
  • 所有學校的教育政策、手冊和書寫文件,都必須包含「性別認同」。
  • 一名學生說她是女生,渴望在學校及生活各個層面都被當女生對待,這樣她就應該被尊重、被當女生看待。自稱是男生的學生也當如此被對待。
  • 如果學生不希望家長介入的話,在他(她)改變性別認同的過程中,家長可以被排除在外。也就是說,如果珍妮決定要在學校變成喬,卻不想要讓爸媽知道,她就可以這麼做,只要她具有來自「父親或母親、保健供應者、熟悉她狀況的校方教職員、其他家庭成員或朋友」的簽字信函,證實她渴望被當成男生對待即可。
  • 「性別/生理性別」的觀念將在學生就學的所有年日中踢除。
  • 各校教職員都必須接受訓練,以便教導學童有關跨性別多樣性的觀念。
  • 絕不容許任何學生對跨性別主義感到不自在。

誠如集體反抗組織的卡曼克(Brian Camenker)所言,當學校董事會宣布上述這些政策改變時,就是學校「徹底精神錯亂」的時刻!但是,布朗敬告全球各地的民眾,如果跨性別主義的活躍份子在貴地的活動成功的話,你附近的學校就必然發生類似美國各校的上述情況。(文取材自stream.org)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