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性平權下個受害者:兒童 同運鼓勵兒童變換性別

分享給好友:

波士頓兒童醫院性別管理部主任史貝克(Dr. Norman Spack)醫生曾說:「若讓兒童早日開始變性,就能創造奇蹟。」毋怪乎同運奮力以扭曲的性觀念和跨性別主義,改造下一代。但最令人驚慌的是同運最後的目標:鼓勵兒童變換性別,並在學校提倡同性戀。

歷經同運數十年處心積慮推動、宣傳及灌輸同性戀的各種意識形態,如今一般大眾不再將同性戀聯想成是1970年代女扮男裝、男扮女裝的一群人,在街頭公然淫蕩的場景,而是好萊塢電影中溫文儒雅、辛勤工作的同性戀配偶,他們只想要「平等」與「包容」。

(照片來源:america.aljazeera.com)
(照片來源:america.aljazeera.com)

這是政治正確的迷思蒙蔽了事實真相。隨著性革命的浪潮風起雲湧,同運巴不得完全除滅自然律和道德律、懺除男女天生的差異性與互補性,並重新擬定人性本質。同運最明顯不過的行動,就是在他們所謂的「跨性別」運動中,揭櫫這些目標。而跨性別就是同運縮略字LGBT的「T」字。他們最後的目標則是:鼓吹兒童變換性別,及在各個校園提倡同性戀行為。

終結童年?同運迫使兒童早早脫離天真無憂的童年

自從1990年起,同性戀與異性戀教育網絡(Gay, Lesbian, and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簡稱GLSEN)便一直在美國各校提倡同性戀。迄今,他們已經在全美約3,600所小學、中學和大專院校,創立「同性戀/異性戀聯盟」(Gay/Straight Alliances)。這些組織等於是同運一年一度「緘默日」活動的幕後支援團體。該活動的目的正是:藉由在校園中一整天不發一語,沈重哀悼社會對LGBT族群的不尊重。然而,活動中強調的LGBT遭霸凌、歧視案例,只有極少數是真實的,其餘泰半是他們想像出來的。

「給我四年時間教育兒童,我播下的(共產主義)種子,將永遠不會被連根拔起。」俄共頭子列寧曾經這麼說。同樣地,同運也瞭解,為了改變社會執拗不變,拒絕同性戀行為的態度,他們必須改從最年幼的那一群人下手才行。事實上,1996年具指標意義的劇情片《這是基本的》(It’s Elementary),目的就在於教導老師,如何介紹「兩個媽媽」或「兩個爸爸」、「另類家庭結構」及「霸凌」的觀念,給小到只有5歲的幼童。 

同運企圖說服兒童視跨性別、變性為正常的事。麻州尤其是這類事情的先驅,護家陣營出面呼籲「饒了孩子吧!」(照片來源:www.massresistance.org)
同運企圖說服兒童視跨性別、變性為正常的事。麻州尤其是這類事情的先驅,護家陣營出面呼籲「饒了孩子吧!」(照片來源:www.massresistance.org)

該片展示的其中一個模範小學──麻州劍橋市劍橋之友小學(Cambridge Friends School),不但舉行「男同性戀驕傲日」活動,向幼稚園兒童唸誦支持同性戀的兒童讀物,並邀請同性戀活躍份子到校向高年級學生演講。該校且自1998年開始,每年都參加波士頓同性戀驕傲遊行的活動。

無論如何,同性戀和跨性別革命挑起的變革,不只是想要重新教育兒童和社會大眾罷了。他們居然鼓吹兒童變換性別,甚至早早動變性手術,或接受荷爾蒙療法。

讓兒童早日開始操練,就能創造奇蹟

即使有精良的現代科技協助,成年人依舊不可能完全隱藏或消除他們的性別特徵。有性別認同困擾的兒童長大成人後,始終未能成為真正的異性,他們內心的煩亂不斷擴大,以致最後往往藉由動變性手術解決問題。跨性別主義的倡議者因此建議,有GID的兒童最好儘早想辦法,「轉變」成他們渴望的那個性別。

內分泌學家史貝克是為兒童進行跨性別治療的先驅。他2008年仿效荷蘭的療法,在波士頓兒童醫院創立的性別管理服務部,成為美國第一個兒童跨性別治療的單位。其任務在於:「協助兒童處理他們的性別認同與生理性別不符的困擾。因此要試著幫助兒童,發展出與其性別認同相符的身體。」

史貝克治療的兒童,年紀最小的只有9歲。他往往在診斷出兒童患有GID之後,便給予他們荷爾蒙阻斷劑,以避免這些病童進入青春期。等這些兒童到了16歲左右時,他便讓他們接受徹底的荷爾蒙療法,也就是每天給渴望變男孩的女孩注射睪丸激素,給渴望變女孩的男孩注射雌激素。

2011非12月11日,《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頭版頭條新聞,報導史貝克及經他改造成女孩的男孩緬恩斯(Wyatt Maines)的事。緬恩斯的雙胞胎兄弟始終喜歡玩男性化的遊戲及運動,他則是一直喜歡較女性化的玩具和衣著。於是11歲,他開始接受史貝克的荷爾蒙阻斷劑治療。14歲,每天注射雌激素。18歲,接受徹底的性別重置手術。他母親最後不得不接受,他是個女孩。他父親更成為兒童變性運動的活廣告,且在左翼網路新聞《赫芬頓郵報》(The Huffington Post),開了一個部落格,專門撰寫跨性別者和同性戀者的「權利」問題。緬恩斯的父母且常聲援「同性戀倡議者與辯護者組織」(Gay & Lesbian Advocates and Defenders)、同運支持者「美國公民自由聯盟」(American Civil Liberties Union,簡稱:ACLU)和緬因州最大的同志團體「平權緬因」(Equality Maine)等組織。

同運挑起跨性別革命

緬恩斯個案並非突發的單獨案例。後來,有越來越多美國家長否認其子女出生時的性別,且逼子女接受跨性別革命的思想。去年,就有一對加拿大夫婦因拒絕透露其新生兒的性別,而登上媒體的頭版頭條新聞。這位母親威特里克(Kathy Witterick)宣稱,她4個月大的嬰孩史東姆(Storm)「有能力發展出自己的性別認同,而不需要遵從社會的性別刻板印象,或屈就任何與性別有關的社會期待」。

艾維里(Zach Avery)則是英國最年幼的GID個案主角,他4歲被診斷出患有GID。他從唸小學就開始穿著打扮像個女孩,他就讀的小學且為他興建了一間中性廁所,供他使用。他母親也將他的臥房漆成粉紅色,且說他對這一切改變感到高興。

自由派媒體紛紛支持這類兒童的變性舉措。《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就報導一個女孩自兩歲開始,就渴望自己是個男孩。他父母希望媒體報導其子女的故事,盼望藉此引發社會討論、教育社會大眾有關跨性別兒童的事。《紐約時報雜誌》(The New York Times Magazine)也出現一篇文章,標題寫道《一個男孩子渴望穿洋裝,這有什麼不好?》。

跨性別兒童甚至擁有他們自己的夏令營。康乃狄克州鄉村的阿蘭努提克露營地(Camp Aranu’tiq),就是「性別與眾不同的青年」能「與同病相憐者互訴心事的安全處所」。

精神錯亂的平等權 

是什麼因素導致這場性革命的?驕傲、耽溺情慾及激進的平等權觀念。

這種強詞奪理要求平等的情景,彷如陷入精神錯亂狀態的人。因為跨性別主義的活躍份子要求的這種平等,其實是在否定男女天生的不平等。他們認為,性是毫無意義的,男性、女性等字彙都是人為造作的,換性別就像換衣服一樣容易。這堪稱是有史以來最激進的爭平等權事例。「仇視傳統性別角色、嘲笑選擇待在家裡相夫教子的女人、將展現雄糾糾氣昂昂風範的男人惡魔化」的革命,更是促使跨性別主義和同性戀運動猖獗起來。

無論如何,俗話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類的性別特徵可以切除,卻不可能變換。即使外表變換了,但變性的男人或女人始終還是原本的男人或女人。(文取材自tfpstudentaction.org)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