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法律

結婚大事關乎誰的事?從法理角度看同性婚姻!(三)

五月新舊政府交替後,法務部長邱太三首度到立法院司法及法制委員會報告業務,他說明他支持多元、平等,並認為修民法親屬編較複雜,因此支持訂定同性伴侶法。其實法務部如果只是因為修民法親屬篇太麻煩,所以才退而求其次制定同性伴侶法,那麼邱部長若不是對「什麼是婚姻」不了解,或者從來沒有好好去思考和研究婚姻制度對國家社會發展具有重大關係的話,就只是蕭規曹隨了無新意,因為很不希望看到新任的政務官,只是為了暫時平息倍受爭議的同性婚姻議題,蒙混上任當假好人,更不希望新政府是以趕鴨子上架,只要有人願意充當政務官就好的心態執政。

左圖為法務部長邱太三,右圖立委段宜康
左圖為法務部長邱太三,右圖立委段宜康

這個月段宜康立委對行政院長的施政報告總質詢,以書面質詢有關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問題,他提說:『憲法22條指的「人民的自由與權利,在不妨害社會秩序公共利益者,均受憲法之保障」。憲法第七條,「中華民國人民,無分男女宗教種族階級黨派,在法律上一律平等。」婚姻是一種選擇的自由,可以選擇結婚、亦可以不選擇結婚。而同性戀在近幾年已逐漸不被視為精神病,而視為天生的性取向,不需也不應被矯正,自應平等對待,而擁有選擇的自由。』既然是立法委員,對於法的解釋還是要多加小心比較好,因為憲法22條中「人民的自由與權利」指的是例如:有人喜歡抽煙、喝酒、打電動等等都可做,因為憲法已經保障你做這些事的自由,但不代表需要立法保障。所以現在有同性伴侶要出櫃、要公開說他們是一對(舉辦婚姻儀式)都是他們的自由,但不代表需要修法保障,今天的婚姻之所以立法保障,最主要保障的對象是兒童(兒童定義參照兒童公約),若婚姻只是一種選擇的自由,根本就不需要國家立法保障,國家應該廢止一切對婚姻相關的法律保障。國家立法保障婚姻是因為婚姻是家庭的基礎,因為婚姻代表對配偶及在自然情況生育的子女、國家、社會負起責任,若是婚姻是一種選擇的自由,對於未選擇婚姻而選擇單身作另一種選擇者,也應有比照婚姻相對的保障,對選擇與寵物、電腦、電玩共度一生者,也應有其對應的保障才屬合理公平。

事實上同性伴侶法與同性婚姻只是看似不同的兩種法規名稱,但有可能是換湯不換藥,因為受爭議的議題還是容易包裹在裡面,很需要開誠佈公的充分在公聽會中辯明清楚,讓人民真的知道法規的實質內涵,否則很可能就像許多內行的法界人士所預測的,同性伴侶法根本只是同性婚姻的前哨站而已。我們不能否認,社會上確實有不少相愛的同性伴侶,為愛一起建立屬於他們的家,並且期待用法律保障這個家的權益或福祉時,我們就要問,婚姻的價值和內涵到底是什麼?是不是各種不同身分建構的家,都應該用婚姻制度來解決?當社會要解決某一個社群的需要時,國家當然應該要正視他們的權益,然而如果保障了其權益,卻會深深影響到另一個社群的權益,甚至牽涉到國家的公共利益時,實在需要審慎的評估和討論,政府不能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心態,施政如同瞎子摸象,看不到事情的本質和全貌,恐怕解決的只是冰山的一角,最後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今年四月份,有一場針對同性婚姻的「對談會」,由政大法律系教授廖元豪代表贊成同性婚姻合法的一方發言,以及香港性文化學會主席關啟文教授代表反對同性婚姻合法的一方發表看法,兩位教授的各自表述已在另外兩篇「結婚大事關乎誰的事?從法理角度看同性婚姻!(一)和(二)」於本網站刊登,在各自表述的談話之後,也開放現場來賓Q&A,並有雷敦龢神父以宗教立場共同參與回答。雖然這場對話談的是同性婚姻,但是仍關係著同性伴侶的身份如何在法理面保障的問題,從兩位教授與現場來賓的互動中,可以看到從不同角度大家所關心的焦點,我們也很期待在和平的討論下,看到彼此的需要,消除歧見,雖然一次的討論還不是最後定論,但朝向建立一個彼此權益都被維護,同時是超越歐美,不是一昧跟隨歐美潮流的先進國家為最高目標!

1:兒童有沒有權力擁有自然家庭的父母的權力?同性收養會不會影響孩子權益?

a
圖片使用經校園福音團契授權使用

廖元豪教授:兒童有沒有權力擁有自然父母的權力?當然有,如果你父母生了你不能遺棄啊!同性婚姻者如果會收養,最常見的比如說孤兒,孤兒他不是不想要有自然家庭的父母,而是他不可能有啊!所以今天同性伴侶收養了一個子女,那你能說這叫侵害孩子擁有自然家庭父母嗎?會進入收養的場域,表示他原來就沒有自然的父母。同性收養會不會影響孩子權益?

不會,除非我們能證明同性伴侶收養本質上,一定對兒童不利 不然你很難在法律上完全禁止,法律上其實是用個案,現在法律要認可同志現在還有點難,如果你這個家不管同性異性基本上就是亂七八糟會把孩子帶壞, 法律不會認可,其實後面有一個地方在把關,我們的收養的標準跟我們的親屬法,仍然是子女最佳利益,而且我們也看到許多自然家庭的父母,做出一些非常令人髮指的事情,但法律上無法全面禁止,我自己現在當父母,我看過很多父母,他們教育的方式我非常不以為然,我真覺得這小孩不該生在你家,可是法律不可能禁止他,反而是在收養的這一塊,還有機會讓法律來檢視一下這個孩子的福利如何,反而是自然家庭的孩子,他想選都沒得選;同性伴侶來收養不當然就一定會傷害孩子,我認為不一定,而且機率不高,法院我相信對於同志收養都會特別謹慎,以現在台灣的氛圍,這個問題還附帶一個跟剛剛關老師提到有關,我說法律不需要邏輯推理,只管經驗,基本上我只是說,不要只用邏輯來推,那經驗代表什麼?就像我們剛才講的,情感的說服、價值的說服,不是只靠邏輯,價值是你認為這個東西值不值得保障,這往往是情感和價值的說服,所以我們在學辦論的時候有政策性命題、價值性命題,必須訴諸很高的情感,同樣從邏輯來看,法律有一點特色,尤其在憲法有很多認證,他確實不只看邏輯,他是一個權衡,比如說公共利益,跟人民權利自由,可是我也要社會穩定,兩個是看起來矛盾,法律上不是說我要找一個邏輯,而是最後你要算比例,我要給多少?所以他不是靠邏輯去走出一條路,他是以最後算價錢,算重量,算多少比例之後, 我一定有一個切分點,每一個法律都只能符合某一個部分的需求,比如說我符合一定的公共利益,我也保障一個人的自由,在我看來這才是我思考的模式,不是只靠一個邏輯的想像去推理,他有權衡的成分在裡面。

b
圖片使用經校園福音團契授權使用

關啟文教授:

加拿大經濟系的研究,同性撫養的孩子,高中畢業率只有完整家庭的65%,兩男撫養一位女生畢業率只有15%,一個制度不一定要證明對所有人都有利,要決定一個社會制度的時候,還是要考慮共同利益,至少是對兒童來說,我也同意有很禽獸的異性父母,但我們要問的是有家庭婚姻系統保護孩子,還是沒有哪個比較好?這個家庭制度無法保證每個家庭都能負起責任,但大部分來講,家庭制度對兒童的保護孩是很重要的,我們看到問題,不是拆解一夫一妻制,而是多保護孩子的角度去解決問題。

是否要將孩子交到同性婚姻的家庭裡面呢?以性傾向平權的概念,你讓他們結婚不讓他們收養孩子,或人工的科技產生孩子,基本上是沒機會通過的。通過同婚的時候,是有婚姻沒有孩子,再過兩年他馬上通過,異性婚姻和同性婚姻一同看待,不然就是歧視,依這觀念,給異性收養不給同性收養,不是違反他們提倡的性傾向平等。

台灣伴侶盟說的很明白,同婚條例中特別強調不能阻止他們收養小孩,孩子的福利是很重要的,一位被兩位女同撫養長大的女孩說,他的兩個母親關係很好也很愛他,但他成長仍有個心靈的缺口,空虛沒有安全感,他要知道他的父親是誰,所以同性婚姻本質上,是剝奪孩子跟父親或母親建立關係的權利,本質上也是影響這個孩子成長的身分等等。

保護孩子是第一首要的責任,還沒有證明同性婚姻不會帶給孩子傷害之前,不應該通過同性婚姻。

廖元豪教授:很多需要價值說服,到底同性伴侶收養孩子對孩子有沒有傷害,在台灣同性伴侶,至少個人身份絕對可以收養孩子,只是有了婚姻關係,會讓孩子有兩個家長,這反而是多的保障,現在沒有禁止同志去收養,事實上在美國些問題都有在法庭上直接交鋒,在美國認為同性婚姻對孩子有害,常常一面倒在法庭上總是打輸,我也不知道為甚麼?像這些資料有很多法學者提出問題,如果今天變數改一下,如果你去調查黑人家庭的小孩,跟窮人家的小孩,孩子的受害程度遠遠高過這個,那請問我們能不能去立法去限制黑人或窮人去養孩子,這個問題是倫理、價值、實證,很多複雜的問題糾纏在裡面,今天很高興在這裡有個溝通的機會,我希望能夠刺激不管哪一方立場的人,包括我自己,大家更謙卑的去看各種不同立場和證據。

關啟文教授:希望大家有時間能多看看我帶來的資料和筆記,很多同性婚姻通過的國家,天沒有掉下來,難道共產黨統治天不會掉下來嗎?現在大陸被共產黨統治天也沒有掉下來,難道台灣要被共產黨統治嗎?香港要共產黨統治嗎?很多不是天沒有掉下來,就沒有問題,很多護家團體已經指出,有些宗教人士,被罰400萬台幣的人就是問題啦!

英國有位法官認為,異性戀的父母對少年對孩子最好,最後他被停職,重新培訓,根本是個政治的問題。

制度化之後,你反對有不同意見,就會被懲罰被滅絕,用法律禁止,這是歐美的情況,所以說沒問題的人應該多看點資料,而不是只從某個角度去看。

我的觀點:我不需要證明同性婚姻會傷害到誰,我是說這個嘉許的制度,如果婚姻制度是個獎勵,我們有沒有論據的證明,同性關係值得去支持去嘉許,你要制度化還是不制度化?孩子是否知道他自己的親身父母是誰?從很多角度來看,用種族的比喻是不對的,如果是保護孩子,黑人跟白人、黑人跟中國人、中國人跟白人,不能生孩子嗎?以我的角度來看,確實不應剝奪種族通婚的權利,所以這比喻對我的理論是沒有影響的。如果你今天有扣緊我今天的論據,我所要求的就是:支持同性婚姻的要告訴其他人,你有什麼理據應該制度化同性婚姻,為什麼一個多元社會一定要強迫個人認同以情感為訴求的同性婚姻,為什麼又不能單單寬容同性婚姻一樣的寬容三人關係、多元的關係、甚至跟電腦的關係都可以寬容,我不是說國家要肯定所有關係,我是不同意只以情感為訴求,要求國家以制度化肯定同性婚姻。

雷敦龢神父:我非常同意關老師說的孩子需要考慮照顧來看,也要看很多孩子是同性戀自己生的,不只是領養孩子。台灣是不是憲法可以解釋允許同性婚姻,我想在台灣你不要想大法官會解釋憲法允許你有同性戀的,大法官基本上會按照非常保守的傳統,這是一定的,如果你真的要同性戀的新的制度能夠被承認,不一定叫婚姻,但是我想也許擬一個新的法,要經過立法院,經過好幾次討論。

P.S:尚有其他現場Q&A問題,請看點選「結婚大事關乎誰的事,從法理角度看同性婚姻(四)」。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