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同性婚姻合法化後 民主大倒退

分享給好友:

義大利國會日前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護家人士擔憂,這將促使更多極端的立場(譬如接受代理孕母等事)獲得通過。該法案有問題的部分包括:未明示「近親」的限制。這樣,父女或母子可能算是不在「近親」範圍內,因此可結婚;以及同性婚姻的伴侶,不必負有協助及照顧對方的責任;此外,民政官員無權拒絕核可,同性婚姻及頒發結婚證書。

義大利曾因基督教的興盛,而出過偉大詩人但丁和魏吉爾(Virgil)、多才多藝建築家米開蘭基羅,和文藝復興後期威尼斯畫派的代表畫家維伽略(Titian)、神學家阿奎納(Aquinas)及其他影響歐洲文化至深的偶像級人物,但如今,義大利國會卻昧於世俗,於5月11日通過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法案,使義大利社會變得更加世俗化,──拋棄信仰真理、迎合同性戀運動的要求、甘心走向破壞傳統家庭的道路。這也正是義大利新聞媒體長期以來,塑造出的社會形象──媒體誤以為現代社會,就應該是性自由、婚姻多元的樣貌!

義大利總理倫齊(en.wikipedia.org)
義大利總理倫齊(en.wikipedia.org)

儘管這項法案在國會已經討論了好幾個月,但現在這畢竟是義大利,首次由官方正式通過,違反傳統婚姻一夫一妻制的法案。但國會議員卻小心翼翼地,極力避免對此法案進行真正的辯論,或逐一審議、表決,反而是由非民選總理倫齊(Matteo Renzi)威脅,若不通過此法案,將使國家陷入危險。倫齊要求國會對整個法案投信任票,企圖含混地讓整個法案過關。

聯合政府轉向左派  同情同性戀 運動

目前屬多數的聯合執政黨中,左派右派參半,但這人數比率不穩固。執政黨原先同意支持成立「技術官僚」政府,後來卻將權力,交給非民選的總理,他更可能讓這個中立的聯合執政黨轉為偏左。

而由參議員席琳娜(Monica Cirinna)主導的這項同性婚姻法案,前幾個月開始進入審議程序時,就有一群護家人士擔憂,這項法案一旦通過,將促使更多極端立場的法案獲得通過,譬如:代理孕母的法案。當時,有些溫和的多數派(包括右翼政黨和若干左派人士)均支持妥協法案,也就是:如果同性婚姻法案能刪除代理孕母和領養繼子女的條款,則其餘條款,包括繼承權、代領過世伴侶的年金等權益,就不會再遭到反對。

當然,妥協是政壇上的家常便飯,但是最近幾天在義大利政壇發生的情況似乎絕不是民主常態。國會不只選擇忽視明顯有多數民意反對的同性婚姻(包括有數百萬民眾上街遊行,表達支持「傳統家庭」),且閃避對該法案各項單一問題,進行詳細的投票表決。

專家:法案各條款應逐一表決或舉行公投

誠如保守派網路媒體mercatornet.com先前所提,席琳娜提出的這項關乎異性公民結合與同性假婚姻的法案,還包裹其他許多議題,甚至許多立憲派人士和政治分析家也指出,這項立法修訂的若干條款前後不一致,而且有問題,因此應該將該法案的各個條款逐一進行表決,而不是含混地以整體闖關。

從一開始,義大利憲法就清楚表露,支持傳統家庭這個社會制度;但是2010年憲法法庭的建議卻將同性婚姻法案給予尋求公民結合的民眾,等同已婚夫妻的所有權利(和顯然較少的責任),這與義大利的憲法解釋相反。在領養子女方面,唯一和其他已核准的同性婚姻權利不同的是:目前尚不准同性戀配偶領養小孩,但是不用預言,也知道這項法案未來會出什麼問題。

因為該法案有問題的條款,包括規定:選擇「民事結合」的人(意指同性戀人結成的婚姻),不必負責任協助及照顧遭遇困苦的伴侶,這卻是傳統婚姻的其中一項基本責任。重婚者的民事結合伴侶不協助或照顧對方時,卻似乎不必像傳統婚姻的夫妻一樣背負刑責。固然義大利禁止近親進行民事結合,但是同性婚姻法案並未明示「近親」的限制。如此一來,父女或母子、姑姪或舅甥可能算是不在「近親」範圍內,因此可以結婚。

義大利同性婚姻法案已經浮現的另一個問題是:有些民政官員清楚表示,他們拒絕執行民事結合的服務;且宣稱他們有權利為良心的緣故反對同性婚姻,但該法案卻未提及民政官員擁有這種拒絕的權利。這是民主倒退的措施!

有些反對這項新法律的人,正在發起運動,要求為此問題舉行公民投票,目標在於藉由公投推翻這項法案──至少推翻有關同性婚姻的那部分。護家陣營的這項行動固然合理,但是鑑於他們所提的有些條款可能違憲(譬如:上述的民政官員拒絕為同性戀者舉行婚禮、發結婚證書等事),義大利人傳統的公投(需要達到有效的法定人數)似乎不會讓違憲的事項過關。(文取材自mercatornet.com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