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教育,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美高校為同性社團校規投票前 公開嗆LGBT的威脅

為了逼田納西州中學,通過有利於同性戀學生社團的校規,同運份子威脅要破壞學校董事的工作與生計、以官司對付董事會。他們先前且在該校的同性戀社團集會中,痛敺家長。※好消息是:越來越多人不支持同性戀!他們正挺身而出,反嗆發動攻擊的LGBT人士。

每當田納西州有學校董事會考慮禁止或撤銷同性戀學生社團時,全美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運動(LGBTmovement)通常的反應都是威脅要控告校方、採取其他形式的報復,甚至威脅校區、攻擊董事本人。這些招數非常有效;通常董事會成員都會心不甘情不願地屈服,而不願意面對必須付出高額訴訟費的官司和惡劣的騷擾。但田納西州法蘭克林郡(Franklin)中學卻不是那樣。

在集體反抗組織(MassResistance)的協助下,法蘭克林中學的董事會不但阻止同性戀在學校設立社團,且在打官司上安全過關。該組織幫助校方瞭解,儘管LGBT活躍份子既憤怒又惡劣,但是當你還擊而不是屈服時,他們就嚇得退讓、胡亂叫罵,或逃之夭夭。當你瞭解這種情況時,就更容易對付他們了。

可以確定的是,在法蘭克林中學董事會4月11日開會以前的幾個星期,董事會一直在準備為新校規進行投票表決,這些新校規足以影響同性戀社團在學校的生存。因此,董事們和說話直率的家長都接到許多同運份子的電話威脅及各種騷擾。但是,董事會卻毫不費力氣地應付過關。

支持LGBT的群眾也趕來田納西州助陣,坐前排穿橘色上衣的是來自阿拉巴馬州的同運活躍份子懷特(Gary Wright),站在他右邊的則是當地活躍份子及律師。
支持LGBT的群眾也趕來田納西州助陣,坐前排穿橘色上衣的是來自阿拉巴馬州的同運活躍份子懷特(Gary Wright),站在他右邊的則是當地活躍份子及律師。

當地同運活躍份子威脅要以官司伺候

在4月11日前幾天,當地LGBT支持者特仁契(Peter Trenchi)就以電子郵件與該董事會聯繫。他也曾在3月14日到同性戀學生社團的集會發表演說,給學生令人不寒而憟的忠告:「你們已經承擔教導民眾(就是你們的父母)的領導角色,要教導他們如何做人的道理。學習如何做人是一個艱難的功課。」(圖為他當時演講的情景。)

cc

特仁契也是一名律師,他參與同運青年團體及「青年倡導」(youth advocacy)的議題,且似乎特別重視各校成立同性戀社團的事。(有趣的是,他同時是集體反抗組織成員卡曼克 [Brian Camenker] 在南方大學 [University of the South] 的同學。)

同運威脅學校董事會──包括威脅集體及個人

特仁契寫了三封電郵給董事會成員,並在臉書上貼文。這三封電郵基本上是在威脅要打官司:

1.第一封電郵指名要給蓋斯,因為蓋斯一直批評在學校成立同性戀社團的事。蓋斯的正職乃是法蘭克林郡最高保安局(Sheriff’s Department)的副保安官。

特仁契控告蓋斯指揮警官聯署一份文件,同意警員不必理會「同性戀」社團申訴的「遭霸凌」事件,因為蓋斯反對這類學生社團的存在。

特仁契說,此事涉及「故意不關心」。他威脅該郡將面臨聯邦官司,除非蓋斯退出學校董事會,或換別的工作。特仁契說,他將這件事告知法蘭克林郡保安官(就是蓋斯的主管)及當地新聞媒體。

2.第二封電郵指名要給董事會主席卡洛蘭(Kevin Caroland)。特仁契告訴卡洛蘭,擬議中的校規,違反聯邦平等接觸法案(Equal Access Act)和言論自由權。他說,如果董事會通過這些校規,將導致「昂貴」的公民權官司。(「自由法律顧問」[Liberty Counsel]的律師並不認為這些校規違憲。)

3.第三封電郵指名要給董事會成員塔克(Adam Tucker)。塔克是來自大學校區的「自由派」董事,同時也是一名律師。特仁契叫塔克去警告董事會,要是被告到聯邦法院,「聯邦級的訴訟是非常棘手的」。此外,他說,塔克應該警告董事會成員,一旦讓校規給予家長有「選擇參與(學校決策)」的權力,則同性戀學生社團就不可能是「安全的環境」,因為他們的家長可能並不同意LGBT的生活模式。而這些學生有必要擁有一個安全的處所,能讓他們免於遭受父母的干預,這樣才能「拯救這些學生的性命」。這一番說詞與同運活躍份子自認為「比父母更適合照顧有問題的孩子」之論如出一轍。

董事會議上──同運耍出更多早就預謀好的恐嚇威脅手段

約有150人參加法蘭克林中學董事會的會議。其中半數與會者明顯是支持LGBT的活躍份子,且其中大部分人都是當地人不認得的同運活躍份子。另一些人則是當地人認得的,來自其他州的同運份子,包括唯一的一名學生。這些同運份子都戴著彩虹顏色的花環和其他象徵同性戀的服飾。另一半的參與者則是當地家長及護家人士。

蓋斯回嗆針對他而來的威脅

就在投票前,蓋斯在董事會的會議中,針對特仁契給他的電郵回應說:「任何董事會成員不應該只為了在自己的生活中抱持某種社會或政治立場,而遭受到威脅和攻擊。」

LGBT活躍份子都戴著彩虹花環,到董事會開會的場地顯露他們的存在。(照片來源:NewsChannel5)
LGBT活躍份子都戴著彩虹花環,到董事會開會的場地顯露他們的存在。(照片來源:NewsChannel5)

首先,就特仁契控告他指使警官聯署一份文件,支持警方可以不理會同性戀社團申訴遭霸凌的事,他毫不生氣地表示,法蘭克林郡保安局的任何主管,都沒有權力指揮下屬去控告或逮捕任何人。副保安官只能就某個案或調查員,提供慎重的建議。這些下屬會使用他們的訓練和良好的常識去斷事。有時,區立公設律師辦公室也會給予他們一些建議和法律忠告。

接著,他直接提及特仁契對他個人而發的威脅:「過去三個月來最大的事就是在法蘭克林郡中學建立同性戀和異性戀社團。事實上,問題在於同性戀及異性戀教育網絡(Gay, Lesbian, &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簡稱GLSEN)和同性戀與直同志聯盟(Gay Straight Alliance,簡稱GSA,譯註:「直同志」意指對同性戀友善的異性戀者)實際上是由成人左派活躍份子所支持的。他們似乎只是心裡懷抱著政治議程,但不是對所有的學生感興趣。本董事會的成員,尤其是我,一直成為同運打擊、威脅的目標。我一直忍住,並讓自己的每個行動都是鄭重、專業的。」

「但是,我在提出專業及個人的意見時,將不再枯坐等著被攻擊……。他們威脅要破壞我的生計,進而威脅到我供養子女的能力……。這不只是令人討厭的事,也是我們一直試圖避免的最極端例子……,這是霸凌。」

「……為了我的子女、我自己和我真正信任的法蘭克林郡居民,我將不因被威逼、恐嚇或霸凌,而在價值觀或信念體系上妥協。」

特仁契也在會場,但是他沒有回應。等蓋斯說完話,董事會成員塔克接著說了13分鐘的話。他基本上是在覆訴特仁契在給他的電郵中所「警告」的事。

投票結果七比一通過反對同性戀社團的校規

接著開始投票。就算有任何疑問,蓋斯先前早已經在演說中予以解釋、排除了。有關學校社團的新規定以七票對一票通過。(塔克是唯一的反對者)。該校董事會正是站得高高的,俯看、蔑視這些威脅與恐嚇。家長們莫不感到歡欣。LGBT活躍份子則是目瞪口呆,只能靜俏俏地離開會場。當時直到這篇報導撰寫的時間已經有兩個星期了,同運團體並未如他們所威脅的,在美國任何地方提出任何訴訟行動。就算他們提出官司,護家陣營「自由法律顧問」的律師們也早已嚴陣以待。

蓋斯在當地已經非常有名望,且不反對競選連任保守官和學校董事。他那一天反嗆同運份子的行動應該激勵全美各地的民眾。美國集體反抗組織希望看見更多學校的董事會出面反嗆LGBT對該校家長和學童的威脅。

有趣的喜劇節目也進入會場採訪:紐約知名的喜劇節目「與莎蔓莎蜜蜂全面交烽」(Full Frontal with Samantha Bee)也派一名記者(就是圖中蓄著落腮鬍,手拿寫字板的男子)和採訪攝影團隊,去參加董事會的會議。但是,認出他們身份的家長和董事會成員都拒絕接受他們的採訪。

ww

來自田納西州首府諾希維爾(Nashville)的第五頻道電視台也前去採訪。但是毫不令人驚訝地,他們並未訪問同意這項投票結果的任何人──只採訪支持LGBT的人士。(文取材自massresistance.org)

 

資料來源:At public meeting: Tenn. School Board member confronts LGBT threats — prior to vote on “gay” club rules.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