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英德澳性別問題延至嬰幼兒 專家:創傷兒童心靈

分享給好友:

英國東南部濱海度假聖地布來頓.何夫市(Brighton & Hove city)議會寫信給該市成千上萬名家長,證實他們子女的學校這個星期要求4歲以下的兒童按他們自己認同的性別來填寫市議會設計的小學註冊單上的性別欄,並請家長支持。此外,德國早在2013年就已成為歐洲第一個允許嬰兒出生證明登記為「性別不確定」的國家。倡議雙性同體的團體歡迎德國此舉,但說這只是邁向接受跨性別者與爭取性別平等的第一步罷了。

英國「真確教育運動」(Campaign for Real Education)主席麥克戈佛恩(Chris McGovern)說,布來頓.何夫市議會的這種做法會導致年幼的學童產生精神創傷和混淆。保守派下議院議員布萊根(Andrew Bridgen)則稱,這種性別表格極其可笑。他並且告訴《太陽報》,學校應該教學童閱讀與寫字,而不是催逼他們那麼早就考慮更換性別的事。

英國《太陽報》(The Sun)報導,即或幼小子女填寫的性別與他們出生時的性別並不相同,市議會也要求父母不要干預、糾正,只要接受。這項行動遭到抨擊,但是該市議會卻辯護說,這是應多數家庭的要求而採取的行動。

該市議會在公開信中表示:「我們確認並非所有兒童和年輕人都認同他們出生時的性別,更有些人認同他們的性別既不是女的,也不是男的。無論如何,按照英國目前的制度,性別卻只有男女兩種。請支持你的子女選擇他們最認同的那個性別。如果他們選擇了另一種性別,請家長暫時讓你子女的性別欄空白,先與你子女的學校討論一下再說。」

布來頓.何夫市當局認為,學童已經有能力可以選擇自己的性別。因此各小學紛紛要求家長支持其子女在註冊單的性別欄,按他們自己認同的性別填寫。市議會表示,註冊單上的這個項目並不是針對所有學生而發的,而是顧念有些性別認同錯亂的孩子。

該市議會平等委員會的議員妲妮兒(Emma Daniel)指出,布來頓.何夫市的勞工黨政府接到一位家長的埋怨學校的文件性別欄語意模糊,這家長認為現在的註冊單上有指導學生選擇性別的指南很不錯。她說,大部分家長都很高興填寫這份註冊單,但是有問題的兒童也可以空著,不必填寫性別。「申請學校時,先放下你子女的性別問題,如果你子女有性別認同的問題,註冊單上有指南可以參考。」

麥克戈佛恩說:「4歲的幼童每天都在換性別。他們根本不知道自己真正的性別是什麼?等到唸小學二年級時,情況就會改變,但布來頓.何夫市議會上述作法非常殘忍。」

來自該市,在五十多歲動過性別重置手術的瓊安(Joanne)說:「就我的觀點來看,要求4歲的孩子確認自己的性別,還太早。他們連情緒發展都還沒有穩定下來。」

妲妮兒說,家長的埋怨可能是出自註冊文件的性別用辭「模稜兩可」,但這並不是針對所有兒童而發的。「我認為用辭模稜兩可的部分,正是家長應該與孩子談一談的地方。我們需要再三檢討有關性別的遣詞用字,以確保其他家長不會有同樣的埋怨。市議會渴望同時達成性別平等及盡法律義務這兩件事情。」

妲妮兒說,對絕大部分家庭來說,市議會這麼做非常率直。「為了回應家長的電話,我們已在電話答錄機裡面加播有關性別認同的留言……,以顯示我們這項作法是兼容並蓄的。」

「據英國全國性的新聞媒體報導,有許多跨性別人士都曾在學校遭到霸凌。」妲妮兒說:「我們正藉此措施協助社會向家長保證,學校是每個孩子都能安全進出的場所。我們將檢討此作法,看這作法能不能更清楚地讓幼兒知道自己的性別認同,我們也考慮和家長討論,孩子的性別認同是一種選擇,而不是一種義務(意指非選出生時的性別不可)。」

55

德國:歐洲第一個可填嬰兒性別不確定的國家

德國的家長則從2013年11月開始,不必再填寫嬰兒出生證明中的性別欄,此舉有效地創造了民眾在公共註冊領域可以有跨性別的選擇。

這項改變的目的在於促使生出陰陽人(就是同時擁有男女性徵者)的父母不必有壓力,要快速決定為他們的新生兒進行頗受爭議的性別重置手術。這項允許嬰兒出生證明的性別欄填寫「性別不確定」的法律於2012年德國倫理委員會(German Ethics Council)發表一份報告之後通過。

專門就複雜的倫理問題,向政府提出忠告的這份報告說:「許多在童年動過所謂『正常化』手術的變性人,長大後都非常後悔,覺得這個手術是一種肉體的毀傷,他們長大成人後,都不同意動這種手術。」

該報告描述,渴望在註冊文件上能歸屬「女性」或「男性」的這種必要性,最後反而變成不當地侵犯個人權利和平等待遇權之舉。但是,德國內政部指出,這項新的法律「尚不足以完全解決跨性別人士複雜的問題」。

《德國之聲》(Deutsche Welle)網路報紙指出,這項「嬰兒性別不確定」措施使德國下一代長大後可以填寫第三種性別。該報看穿,這只不過是同性戀運動奮力爭取社會認同他們的一小步罷了!

例如,在德國婚姻一直被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兩個同性戀人則只能註冊登記為「民事伴侶關係」。

跨性別倡議者同時表示,憂慮因性別二元化可能導致其他一些社會問題,有些同運人士甚至宣稱,這項新的法律可能導致性別歧視。

「學校設有男生廁所和女生廁所。這樣,性別介在男女中間的那些孩子要去哪裡上廁所?」歐洲的國際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人士(ILGA Europe)權益組織政策主任亞吉尤斯(Silvan Agius)說。

他同時提及,可能在性別不確定性這方面形成問題的另一個領域,就是體育,因為學校往往將體育活動區分為男生的運動和女生的運動。

「這項法律並未立即為跨性別人士創造一個空間,可以讓他們做自己。」亞吉尤斯說,「歐洲已經在性別認同權益上,落後其他國家了。」

2013年稍早,澳洲就已經開始允許個人在文件的性別欄中,認同自己是跨性別者,而不只是允許嬰兒登記為性別不確定。澳洲並且在聯邦反歧視法律中,將性別認同列為受保護的項目。

專家估計,跨性別人士約占全世界總人口的1/1,500到1/2,000之間,也就是平均每1,500人到2,000人,才會有一個人是跨性別者。倡議者卻毫無證據地硬說,實際人數比這更多,部分原因是要在身體上或荷爾蒙上定義跨性別,並不容易。(文取材自bbc.com、theguardian.com、jen.jiji.com、dw.com)

 

資料來源:Brighton & Hove infants asked to choose gender on primary school form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
下一代幸福聯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