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社會

全球進入性革命的極權時代 以自由之名毀滅自由

『世界各地正興起一項運動,就是用自由、正義、平等、多元等美麗的字彙,蒙起大家的眼睛,以致於看不到事實的真相,而這項運動越來越極權』。這是德國一位社會學家加百列爾.庫比女士(Gabriele Kuby)在台灣一場主題為『全球性的性革命』座談會中所說的一段話,呼籲台灣民眾不要輕忽這場『性革命』,它是以一種欺騙的、極權主義的方式,進行全球性的毀家滅婚。

庫比女士還進一步指出,『每個人都想做一位包容、不要歧視人的人,當然每一個同性戀者有權過民主自由的生活,但我們不要他們進學校跟兒童講這是正常的(指同志教育)。』我們也發現,當社會中有不同意見於同運人士的時候,就會被嚴厲指控為歧視,甚至因此失去名譽和工作甚至一生的事業,使得人們不想成為那樣的人而噤聲,而這些人不過是要告訴大家家庭很重要這項事實,於是同運分子開始一步步的進入政治界、媒體界,同運言論漸漸成為政治正確的議題,並且還進入學校教導兒童性別平等教育,而實際的內容卻是同性戀養成教育。

庫比女士說:『性別意識型態性別意識形態是一種新的意識形態,但是到很晚才發現,因為他表面看起來是一種和平自由的運動,可是你要仔細看的話就會知道他的嚴重性在哪裡。』在台灣,這股性別意識的潮流就是用尊重、平等平權、不能歧視等詞彙當作口號,使人不敢反對他們,然後就對同運分子開了第一扇心門,同運利用的人心的弱點,進入到政治界進行文化改革,首先在性別平等教育法裡面,加入了同志教育,成為各級學校每學期必須上的課程,緊接著在2013年立法院曾一讀通過的同性婚姻法案,就把民法兩性用語全部移除,『男女』改成『兩人』,『配偶』改成『雙方』,『父母』改為『雙親』,甚至連『祖父母』都改成『二親等直系血親尊親屬』,徹底改寫家庭是以天然血親關係為依據的立法根基,在多元成家法案中,伴侶間不負忠貞義務等條文,都是破壞家庭制度的行動。

庫比女士說明這股性別意識型態的運動來自三股力量:『馬克思主義型態、極端女性主義、性解放。』她說:『極端女性主義不要女人成為一個母親,只有職業婦女才是女人,…當我聽到台灣出生率是全球最低的時候我很震撼,這是女性主義的結果之一。』接著她對性解放提出這樣解釋:『人們可以為所欲為活出性生活性自由,這是謊言,我們不會更自由我們會性上癮,我們看出來現在全世界有多少的色情工業,現在又有智慧型手機,我們連孩子都保護不了了。』性解放思想如何推動呢?她說:從孩子開始,是要把孩子性教育化 這運動說,孩子有性生活是好事情,當成年人有性行為,在孩子面前發生性行為我們德國有個綠黨,綠黨在1990年代左右就要把孩子的性行為合法化,除去刑罰…。他們還有一股動力,他們破壞權力,父母應該要使用他們的教育權力父母權力,教授老師都有她們的權力,如果像這個運動所講的,把那個權柄權力毀壞的話,整個社會都會崩解瓦解…。』

台灣正被這股潮流震動,很多人已經發現,不斷用各種方式警戒和提醒,如出一轍的,這群起來提出鞏固家庭制度,並且拒絕性解放教教材進入學校的人士,被同運指控是歧視,在網路肉搜,製造恐怖,好像這個世界上只能有同運言論,其他的都叫歧視。如果反對就是歧視,同運人士是不是正在歧視反對他的人?如果性別平等真的士在講尊重,也應該要尊重那些反對性解放教材進入學校的家長。從許多已經通國同性婚姻的國家,所發生諸如蛋糕店關門大吉,美國許多州發生的性解放教育引起家長不滿等不勝枚舉的事件,台灣人實在應該要有所警惕,並且勇敢為我們的下一代發聲,遏止這股毀家滅婚的極權運動漫延台灣。

庫比女士遠從德國來到台灣,他也是三個孩子的母親,曾經為他年輕時候離婚而感到痛悔,她愛他的三個孩子,深知一位母親對孩子有多重要,更深知一位女性能好好當一位母親,對國家社會有多重要,所以她以一位母親一位女性呼籲全世界的人們,千萬不要相信極端女性主義,更不要用性解放意識,教育我們的孩子,如果家毀了,人們性別混淆性生活氾濫,都將帶給人類難以挽回的浩劫。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