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教育,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美同運以安全為號召 在校園推展同性戀教育

儘管同運團體和大眾傳播媒體數十年積極鼓吹民眾接納同性戀,他們且在政治和司法上贏得不少次勝利,但大多數美國人依舊相信,同性戀行為是「道德上的惡行」。而灌輸天真的學童這類性觀念比勸服成人,更容易改變大眾看待同性戀的態度。但直接向學生鼓吹同性戀行為必定引發爭議,因此同運活躍份子常否認或低調處理鼓吹同性戀之舉。相反地,他們開始透過政治行動,進入學校的政策計畫中,以贏得最大的認同。他們首先倡議的同性戀口號就是「安全」。

華盛頓特區家庭研究委員會(Family Research Council)政策研究資深研究員史普里格(Peter Sprigg)指出,同運活躍份子認為,美國校園有大批學生是同性戀、雙性戀或跨性別者(LGBT)。但著有《憤慨:同性戀活躍份子和自由派法官如何糟蹋民主,重新定義婚姻》(Outrage: How Gay Activists and Liberal Judges Are Trashing Democracy to Redefine Marriage)、《恢復異性戀:研究顯露同性戀之弊》(Getting It Straight: What the Research Shows about Homosexuality)等書的史普里格,最近揭露許多人的子女在學校所面臨的同性戀性教育情況十分險惡。

同運推展的「安全學校」一點也不安全

同運份子組成的「男同性戀者、女同性戀土和異性戀者教育網絡」(Gay, Lesbian and Straight Education Network,簡稱GLSEN)指出,2005年的調查顯示,有90%的LGBT學生在學校經歷過言語騷擾(其實他們不一定是因為性傾向而被欺負)。GLSEN也指出,同性戀年輕人比異性戀者更容易自殺。他們說,這是因為他們遭到歧視和騷擾,因此LGBT年輕人應該受到校規的特殊保護。

同性家庭參與驕傲遊行,但大多數美國家長仍無法接受同性戀是正面行為。(照片來源:zh.wikipedia.org)
同性家庭參與驕傲遊行,但大多數美國家長仍無法接受同性戀是正面行為。(照片來源:zh.wikipedia.org)

然而,卻有證據顯示「同性戀青少年」並不像一些同性戀支持者所言的,經常、嚴重、不成比例地遭受到欺負。其實根據「美國大學女生聯誼會」(American Association of University Women,簡稱AAUW)所做的調查,全美有83%的女學生和79%的男學生都曾在學校經歷過肢體威脅或性騷擾。GLSEN的調查也顯示,學生更容易因長相或身材,而不是因性傾向,遭霸凌、辱罵或騷擾。GLSEN指出,接受調查的「同性戀」青少年有79%表示,去年不曾因性傾向而在學校遭「辱罵、揶揄、霸凌或傷害 」,另92%說,不曾因同樣的理由遭「人身攻擊」。

同運所稱的「同性戀」青少年自殺率也是誇大之詞。據《今日美國報》(USA Today)報導,有一項由支持同性戀的研究者所做的調查發現,「同性戀青少年只比異性戀孩子稍微可能企圖自殺」。《美國自殺情況》(Suicide in America)作者漢丁博士(Dr. Herbert Hendin)指出,毫無證據顯示社會歧視是他所研究的同性戀學生企圖自殺的原因。

「反歧視」條例

同運活躍份子並提倡一項政策,禁止「歧視」性傾向與眾不同的學生。但單挑「性傾向」為特殊保護的依據並不合常理(通常禁止歧視的項目是種族、膚色、國籍、性別和殘障等)。括號內的那些因素通常都是天生、不由自主、不變且不會觸怒眾人的,這些因素完全無關同性戀行為。

但同運活躍份子卻相信,同性戀者不只應該獲准教書,且可以公開宣揚他們的性偏好。加州有一個學區即採取政策,允許「同性戀學生和教職員出櫃」,且「教師可在課堂上,灌輸同性戀者的正面形象」。

有一份教導學童反歧視的政策海報出自猶他州同性戀老師韋佛(Wendy Weaver)。她在出櫃後,被開除擔任學校排球隊教練的職務,後來又復職。因排球隊有些女學生覺得與這位同性戀教練共用更衣室有點不自在,怕被這位老師當成具有性吸引力的對象,但顯然這樣的憂慮不具備什麼份量。

教師有坦承同性戀傾向的權利甚至被擴大到跨性別教職員身上──這同時耗費納稅人的錢。譬如:紐約州東切斯特市(Eastchester)中學給予男同性戀老師留職留薪的年假,讓他去動變性手術,再回學校教書時,變成是女老師(她後來按紐約州殘障福利法去職)。

紐澤西州一所小學更是聘用一位71歲的變性人(男變女)麥克貝斯(Lily McBeth)當代課老師。一位母親說,她認為麥克貝斯會讓她兒子困惑,因為她兒子以前被她教時,她是個男的──但這樣的顧慮並未被學校董事會採納。

教師訓練

同運活躍份子並且遊說學校給機會,讓他們透過強制性培訓課程,教導老師和行政人員支持同性戀的宣傳手法。

無論如何,探索GLSEN的網站將會發現,他們尋求克服的主要惡事不是騷擾或暴力,而是他們所謂的「同性戀恐懼症」和「異性戀的歧視主義」(heterosexism)。同性戀恐懼症一詞把抱持傳統婚姻家庭觀的人污名化,這個詞意指凡不是同性戀的人都是有心理疾病的人(即使最近的一項研究顯示,就臨床而言,「同性戀恐懼症」這種疾病並不存在)。

「異性戀的歧視主義」──原本認為「異性戀和二元結構的性別是正常」的這個信念如今被歸類為「否認、誹謗、將人(同性戀者、雙性戀者和跨性別者)污名化的意識形態系統」,且是必須鬆綁的觀念。

GLSEN訓練學校教職員之「基本取向」的大綱顯示:再沒有比「完全支持」同性戀更大的目標(該大綱包含一個明確的態度等級量表,且明示「包容」和「接納」是令人無法接受的軟弱立場)。它的目標不只是要讓同性戀學生有「安全」,且要「藉由主動肯定同性戀行為,將LGBT學生的地位從受保護階級晉升到被重視的階級」,因為對GLSEN來說,「追求安全和肯定是他們唯一的目標」。

「同性戀─異性戀聯盟」

支持同性戀的活躍份子更重要的任務在於親自灌輸兒童有關同性戀的事──通常都是由組成所謂的「同性戀─異性戀聯盟」(gay-straight alliance,簡稱GSA)學生社團開始做起。據說GSA常提倡「安全」,並給予同性戀者、有疑問及異性戀聯盟的年輕人論壇,讓他們「討論性傾向和性別認同問題」。

但是──就像其他支持同性戀的學校政策一樣──GSA社團經常扮演的角色都遠超過確保學生的安全及給予討論問題的場所。例如,GLSEN有一篇文章「你的GSA能夠搖動世界的20種方法」(20 Ways Your GSA Can Rock the World!)提到的方法包括:讓學校圖書館存有支持同性戀的書籍、抗議異性戀歧視主義的實例(譬如:抗議區分性別的廁所)、參與同性戀驕傲遊行及「將同性戀外展到中學校園」。麻州教育局甚至將納稅人的錢分給GSA,去贊助支持同性戀的政治活動和社會事件。

有些人擔憂,GSA將鼓勵不確定自己性別傾向的年輕人去從事危險的性愛實驗,或太早認定自己是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譬如,《波士頓環球報》(Boston Globe)就報導,有一所中學低年輕女學生瑞吉兒,她說:

她加入學校的同性戀和異性戀聯盟時,對於自己的性傾向有一些疑問……。深深迷戀一位女生讓她越來越確定自己完全不是異性戀者。如今已經有男朋友的瑞吉兒則考量自己可能是雙性戀者……。「如果我不曾加入GSA,我認為我不會感到自在。」她說。

灌輸學生支持同性戀:特殊聚會

為了培養全新的年輕世代毫無疑問地接受支持同性戀的教條,就需要舉辦一些足以接觸到所有學生團體的活動。

這些活動通常以特殊的聚會或一天、一次性的聚會開始。例如:當麻州某一所學校舉行慶祝「快樂日」(To B GLAD Day)活動時,家長並未被告知,這幾個英文字其實代表的真正含意是「跨性別、雙性戀、男同性戀和女同性戀日」(Transgender, Bisexual, Gay and Lesbian Day),且活動的特色是舉辦研討會,討論「性別規範之外的生活、在專業世界當一個同性戀者,及反抗同性戀恐懼症。

GLSEN每年都會舉辦一天的「沈默日」(Day of Silence)活動,護衛同性戀的人會在這一天「以沈默抗議歧視和騷擾」。這往往會干擾學校的教育程序,因為通常學生都會被要求在課堂上拒絕發言,某些情況甚至是老師本身拒絕為正常的教學而發言。有些學區質疑老師這種做法的恰當性,但另一些學區則包容老師的這種做法。

另一種方法則是拜「多元文化主義」之賜,將LGBT歷史月活動納入學校的文化和傳統慶祝活動中。校園裡的支持同性戀活動極力吹噓說,「有無數的藝術家、哲學家、發明家,甚至世界領袖,都是同性戀者。」(有一對同性戀活躍份子且指出:「有些知名的歷史人物並沒有身份地位可以否認他們的同性戀傾向,及控告被貼了標籤。」)

同運指稱許多古今傑出的藝術家(畫家)都是同性戀者,圖為畫家筆下的古希臘同性戀者。(照片來源:zh.wikipedia.org)
同運指稱許多古今傑出的藝術家(畫家)都是同性戀者,圖為畫家筆下的古希臘同性戀者。(照片來源:zh.wikipedia.org)

在北卡羅萊納州,許多家長非常震驚地知道他們子女就讀的該州州長的學校,也就是用該州公費贊助的精英學校,居然設立一個講習會,主旨為「新同性戀青少年」(The New Gay Teenager),鼓勵學生質疑自己的性傾向及聖經反對同性戀的教導。講習會的其中一位領袖(27歲的中學女同性戀老師)魏斯曼(Susan Wiseman)後來被停職,因為她被告在學校性侵一名17歲的學生。

也許最惡名昭彰的一日活動,就是GLSEN每年都會在麻州舉行的「拳交門」聚會(Fistgate conference)。這項活動的參與者都是14歲以上的年輕人,會中清楚表明,學生的同性戀課綱旨在討論性愛,而非只是探討「安全」。麻州公務員艾貝爾斯(Margot E. Abels)在其中一場講習會中的開場白是:「我們認為,性愛是我們每個人,尤其是年輕酷兒(即同性戀者)的生活重心。」

在另一場只開放給年輕人的講習會中,艾貝爾斯描述所多瑪古城(Sodom)的同性戀習俗就是眾所週知的「拳交」,他說:

用拳頭性交常會獲得不好的銷魂經驗。這通常無關乎疼痛,也不在於我們要放下此事,……而是關乎將你放進探險的模式中。

令人震驚的是,「拳交門」醜聞的教訓似乎立刻被人遺忘。2005年,GLSEN租用麻州布魯克萊恩(Brookline)中學的場地,舉行週六會議,招收中學生參加。會中發放的教材是一本名為《21世紀小黑書對照2.0酷兒》(Little Black Book V 2.0 Queer in the 21st Century)的小冊子,內容包括用極其低級的方式詳細介紹八種不同性行為傳播疾病的風險。當新聞媒體第一次報導此事時,GLSEN的工作人員哈雷(Sean Haley)宣稱:「這項報導是謊言……沒有這樣的教材……從不曾出現這種教材。」但一天後,芬威社區衛生單位(Fenway Community Health)坦承,他們「無意中」將幾本這個小冊子遺留在他們的展示桌上。

比較不精彩,但卻更令人震驚的是許多報導指出,這些學校事實上在這些特殊日活動提倡學生男扮女裝、女扮男裝。例如:德州史波哲(Spurger)、麻州貝福德(Bedford)一所中學、伊利諾州卡里爾米爾斯(Carrier Mills)一所小學都計畫舉行這類活動。但由於民眾的抗議,前兩者只好取消這活動。儘管校方宣稱,這只是「孩童做的傻事」,但伊利諾州家庭協會的拉巴貝拉(Peter LaBarbera)指出,「我們最不需要的事就是學校提倡更混淆不清的性別和性別角色。」

同運要求小學連英文課、歷史課、藝術課和自然課也要融入同性戀議題。(照片來源:en.wikipedia.org)
同運要求小學連英文課、歷史課、藝術課和自然課也要融入同性戀議題。(照片來源:en.wikipedia.org)

灌輸學生錯誤的性觀念:每個教室都不能倖免

GLSEN描述真正令人驚嘆的橫掃全美的同性戀教育計畫是:教育者需要在所有的課程中整合LGBT議題──而不只是健康教育之類的課,連英文課、歷史課、藝術課和自然課也要融入同性戀議題。

支持同性戀的活躍份子同時企圖讓學校圖書館充滿同性戀的書籍,並且要求學校給學生的課外讀物清單必須包括以正面觀點論述同性戀,甚至是以露骨詞彙描述年輕人同性戀行為的書籍。

例如:麻州中學課堂上使用的其中一本書就是從青少年的觀點寫的,描述「他的朋友第一次的同性戀經驗:他大醉酩酊到與一隻狗交配、也與一個雙性人在高爾夫球場做愛。」   

另一本由加州GSA推薦的書則是以正面觀點,描寫年輕男女同性戀者第一次同性戀的性經驗;但其中也描述一夜情──大部分美國家長絕不會認為「這些性行為是正面的」。   

很遺憾,小學也充塞同性戀性教育課程

也許同性戀活躍份子進攻各級學校的行徑中,最令人震驚的是他們決意將支持同性戀的宣傳教材灌輸給最低年輕的小學生,甚至從幼稚班就開始教育同性戀性行為。

他們在給成人看的影片《這是最基本的:在學校中論同性戀議題》(It’s Elementary: Talking About Gay Issues in School)中,非常清楚、口齒伶俐地敘述這項性教育計畫。影片中特別描述全校「男女同性戀驕傲日」及「同性戀驕傲集會」的活動,並且強調可能是同性戀者的藝術家,「從米開朗基羅到美國搖滾歌手美國搖滾歌手埃瑟里奇(Melissa Etheridge)」,都有非常高超的藝術成就。誠如一位批評家所言,這樣的宣傳方式旨在引導年幼的學童肯定「錯誤的假設:當同性戀者並不壞,畢竟同性戀者已經成就許多美好的事」。

同運團體趁勝再製作另一部影片《那就是家庭》(That’s a Family),鼓勵學校接納各種型式的家庭,包括同性戀家庭。這部影片旨在保護由非傳統家庭的家長扶養長大的學生的自尊心。(當然,類似的尊重態度也應該給予父母是酗酒者、吸毒者或罪犯的兒童──但其實提倡尊重的態度並不需要肯定成人對其生活模式的選擇。)

支援同性戀的活躍份子同時在小學使用戲劇式的書籍,名為「蝨子預防針」(Cootie Shots)(譯註:在美國,如果男生和女生走近一點,就會被笑「男生愛女生」,所以六、七歲的小男孩和小女孩是互相敵視的。為了讓敵視合理化,小男生會說女生身上有蝨子,跟女生走太近就會招蝨子。到了十歲左右,男女生會開始互相交朋友,但男生又怕沾到蝨子,因此同性朋友會一面用手指在他手心畫圖案,一面念押韻的順口溜:「圓圈、圓圈、點、點,這是你的蝨子預防針。」(Circle, circle, dot, dot, now you have your cooties shot.)畫完後代表已接種蝨子預防針,可以放心跟女生交往了!)同運則利用蝨子預防針來表達同志對污辱和暴力言語的敏感。

對於年齡較大的兒童,支持同性戀的性教育則使用新興的教材,從A字頭教到Z字頭(A字頭教材為:「愛咪問祖母什麼是女同性戀?」[Amy Asks a Question: Grandma, What’s a Lesbian?];Z字頭為「札克的故事:由同性父母扶養長大」[Zack’s Story: Growing up with same-sex parents])。(文取材自frc.org)

 

資料來源:Homosexuality in Your Child’s School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