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教育,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性別意識形態傷害兒童──誤以為可扮演異性角色

同性戀既然已被社會接受,且視為正常,尤其是在美國最高法院裁決同性婚姻合法化之後,真實婚姻面臨的下一個戰爭就是跨性別問題。美國小兒科醫生協會今天(29日)發表一項簡潔、常識性的聲明:讓兒童和青少年改變性別是危險的。性別意識形態也傷害兒童,讓兒童誤以為可以扮演異性的角色。

該學院並且敦促教育界人士和議員拒絕任何允許兒童接受以化學物質及手術變換性別的政策。事實取決於現實真相,而非意識形態。該聲明摘要幾項重點說:

1. 人類的性別乃是客觀的生物學二元化特質:基因染色體XY與XX是健康的遺傳標記,而不是失調的遺傳標記。人類乃是受造為男性或女性。人類的性別是二元化的,目的顯然是為要便利傳宗接代、使人丁興旺。這原則是不證自明的。極其罕見的性發育障礙(disorders of sex development,簡稱DSDs),包括不只是睾丸女性化和先天性腎上腺皮質增生症等問題,全都在醫學上被確認為偏離二元性的常態,且正確地被確認為人性設計障礙。有這類失調症的人並不構成第三性。

2.沒有人出生時,不具任何性別。每個人都天生有生物學上的性別。將性別當成認定自己是男或女的意識,這是一種社會及心理的概念,而不是客觀的生物學觀念。沒有人天生就有認定自己是男是女的意識;這種意識是隨著年歲而產生的。因此,就像其他所有發展性的過程一樣,性別的意識也有可能因為兒童主觀的知覺力、人際關係和自嬰兒期就有的不幸遭遇,而被扭曲。認定自己「渴望當異性」或「介於男女之間的性別」,都不構成第三性。他們依舊是生物學上的男性或女性。

3.相信他們不是自己本人的那些人,頂多只能說是患有心思混亂的跡象。當一個生理上健康的男孩相信自己是個女孩,或一個生理上健康的女孩相信自己是個男孩時,顯示他(她)有客觀的心理問題存在,而不是身體有問題,因此應該看心理醫生。這些兒童正是飽受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horia)之苦。性別焦慮症已正式被列為性別認同失調症(Gender Identity Disorder,簡稱GID),美國精神科醫學會(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最近一版的《診斷與統計手冊》(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確認這是心理失調問題。心理動力學和社會學習理論從未推翻過性別焦慮症與性別認同失調症的存在。

4.青春期不是一種疾病,使用青春期阻斷激素可能有危險。無論是否可以逆轉,使用青春期阻斷激素都可能引發疾病──導致欠缺青春期──及促使原本生理上健康的孩子,被抑制增長和生育。

5.根據精神科醫學會的《診斷與統計手冊》,有98%性別混亂的男孩和88%性別混亂的女孩最後都在過了青春期後,接受他們天生的性別。

6.使用青春期阻斷激素以改變性別的兒童,到了青春期末期將必須使用跨性別的荷爾蒙。使用跨性別荷爾蒙(即睪丸激素和雌激素)與一些健康危險後果有關,包括不只可能導致高血壓、血栓、中風及癌症等問題。

7.使用跨性別荷爾蒙及動過性別重置手術的成年人自殺率比一般人高出二十倍,甚至在瑞典,這類變性、自殺的情況絕大部分發生在同性戀、雙性戀及跨性別圈子(LGBQT)。任何富有憐憫心和理性的人怎麼會譴責有性別錯亂的孩子,或要求他們去動變性手術?何況這類孩子中,有88%的女孩和98%的男孩過了青春期之後,就會全然接受自己天生的性別,重拾身心健康!

8.逼兒童相信進行一輩子無法再回頭的變性手術或化學程序,是正常且健康的,這是在虐待兒童。透過公共教育和立法政策,贊同人有可能天生性別與自覺的性別不一致是正常的,這將使兒童及其父母混淆,導致更多兒童要去看「性別診所」,但是最後卻在那裡接受青春期阻斷激素類的治療。結果等於是促成他們「選擇」罹癌及不斷要施打跨性別荷爾蒙的命運,且可能促使他們考量,年輕輕輕地就進行不必要的割除生殖器官手術。(文取材自mercatornet.com)

 

資料來源:Gender ideology harms children – Conditioning children into impersonating the opposite sex is child abuse.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