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報導, 教育,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性教育簡史: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這瘋狂景況的?

分享給好友:

曾幾何時,性教育只是生物課的內容之一。學生從中學習生命的真相,在這些真相底下,性只是婚姻這個更大範疇的一部分罷了。老師們會解釋說,這是正常且健康的生活方式。

這些年來,一般人均瞭解男女並不相同,他們的結合是獨特的,不像其他任何人際關係。課本裡從未提及男孩長大會變成男人,女孩會變成女人,因為這是眾所週知的事。當年,性病只有兩種,但只要染上其中一種,都會是非常嚴重的問題。某些行為並不是正常的;行為不正常的個人需要協助,兒童的天真是非常珍貴的。

如今,情況卻變了。

現在,美國擁有包羅萬象的性教育。現在的美國性教育包括討論自我認同、性別、生育權利和歧視。兒童學習到,他們從一出生就具備性能力,以及只要他們覺得已經準備好了,就可以開始有性行為。他們被教導,他們有權利追求歡樂、生育控制及墮胎。

丈夫和妻子這些名詞不再被使用,而男女結合只是婚姻和性道德的其中一種選擇罷了?連提出這樣的疑問都是一種論斷,而論斷是不被允許的。

你不會在當今的學校性教育中,看見許多有關生物學的教導,但卻會看見許多關於各種性愛表達方法、支持及反對不同避孕法和墮胎法,與性別刻板印象之傷害等資訊。

這樣的性教育還教導:性本身就是一個複雜的事。男孩可能轉變成男人、女人或其他性別的人士。女孩可能覺得自己錯生在女性的軀體裡,且想割除乳房。課本告訴兒童:這些都是正常的事。

如今已有超過二十多種性病,感染任何其中一種性病,卻被認為是成長過程必然經歷的事。甚至有一位醫生在影音網路YouTube表示:「一旦有性愛親密關係,就等著感染人類乳突病毒(human papillomavirus,縮寫為HPV。我們所有人全都感染HPV。」

至於兒童的天真呢?忘了它吧!為學童創造的那些性教育教材,都令大部分成人感到不自在。推薦給學生的一些網站,毫無禁忌地大談性變態受虐狂、多元婚姻,及一些曾被稱為變態的性行為……,課本卻說,這些全都是美好的。

當精神科醫生葛洛絲蔓(Miriam Grossman)第一次發現這些教材時,十分驚愕,且懷疑這些怪異的行徑與健康有何關連?負責任的成年人怎能允許這樣的教材,污染兒童的心靈?他們怎能資助這樣的性教育?

身為醫生及家長,此事實在令葛洛絲蔓感到困擾。他想要瞭解:這樣的性教育究竟是源自何處?我們是怎麼走到這種瘋狂地步的?因此,他查考性教育史,寫了一本書,名為《你正在教我的孩子什麼東西》(You’re Teaching My Child WHAT?)。書中揭露她發現的一些事:

現代的性教育始於1960年代,且是以性學大師金賽(Alfred Kinsey)提出的人類性行為模式為基礎的。由於歷史學者雷斯曼(Judith Reisman)輝煌且勇敢的研究,如今我們都知道,金賽是一個欺詐且精神障礙極其嚴重的病人。

對金賽而言,一論及性,什麼事都可能發生。例如:他相信戀童癖者受到誤解,他們受到處罰是不合情理的。他堅稱:「性不是應該予以遏制的食慾。」他教導這樣的性教育,且身體力行。

他的正式傳記記載他基於研究及個人生活,而建立以下理念:「人類動物」是泛性慾的(pansexual,亦即主張人的一切慾望都是起源於性本能)。傳統的道德觀因此被破壞殆盡。

擔任精神科醫生三十年的葛洛絲蔓認為,金賽是一個真正有心理疾病的患者。他內心飽受折磨,是個卑鄙、墮落的人,他的情緒疾病透過性行為表露無遺。他沈溺在古怪、令他疲憊不堪的一連串不正常行為裡。他有一個夢,想要證明給世人和他自己看,那就是「他的生活模式是正常的」。

金賽認為,不容許人任憑性慾而行是社會有過錯,宗教、道德規範和限制都出問題。社會讓人為順著他們天然的衝動而行有罪惡感,那是不健康的。金賽的夢想就是要釋放人們,脫離這些有害的制度──釋放「人類動物」(human animal)。他進行了成千上萬次訪問、拼湊統計數字,理出結論說,大部分的人都在從事被禁止的性行為。就像他一樣,一般的父母都過著雙面人的生活。

他的結論廣受頂尖科學家質疑,但他們的批評似乎沒什麼效果。受歡迎的新聞媒體接受金賽的性學研究報告,他的書也都成為暢銷書。一場(性)革命催生了西方的文化改造。

但是,金賽的研究基本上是有瑕疵的。他的樣本數太少,人口統計數字嚴重扭曲。他刻意排除某一類人,專門集中研究某些人──尤其引人注意的是被關押的重刑犯。他的研究對象都是事先挑選過的,因為他依賴自願被研究的人提供資料。

整個邪惡的性研究計劃被歷史學者雷斯曼博士所著的許多書和錄影帶揭發。(參見雷斯曼的網站: drjudithreisman.org)。

金賽逝世於1956。當時的美國,因抗生素的研發促使一些性病絕跡。只要打一針,梅毒和淋病就可以治癒。因此有人相信,這是所有性病終結之日。1960年冬季,諾貝爾醫學獎得主說:「我們正看著傳染病被消除了。」你能想像這是真的嗎?

同樣是在1960年,避孕丸大大暢銷。在性病容易治癒、懷孕有辦法避免之下,金賽所提倡「無所不可的性行為模式」的阻礙,只剩下猶太教和基督教的道德。

在這種氛圍下,卡妲蓉博士(Mary Calderone)於1964年創立美國性資訊與教育委員會(Sexuality Information and Education Council of the United States,簡稱SIECUS),在幕後主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出版的性教育指導方針,這項指導方針大大推廣到世界各國。卡妲蓉創立的SIECUS的種子基金來自《花花公子》雜誌創刊人海夫納(Hugh Hefner)。

一如金賽,卡妲蓉蓄意發動改造社會的運動。她堅稱,性教育太負面了,太集中教導大家不想要的懷孕和性病。她附和金賽的論調說,真正的問題在於社會像清教徒一樣嚴謹、受壓抑。

她認為性教育太多禁忌了。她允諾,SIECUS的性教育教材基本上將論述許多可行的性行為。她說,適當的性教育應該教兒童,打從他們出生那天開始,他們就是有性能力的生物,表達性慾是正面、自然且健康的事。

她告訴家長:「兒童有性能力、會思考性慾、做出性行為……,家長必須接受、尊重孩子的性潛力。研究兒童的專家最近證實,新生兒有強烈的性慾。」

開放、正面、以可行的性行為取代性禁忌,究竟是什麼意思?「打破傳統觀念」又是什麼意思?

這意味著不只是可以有婚前和婚外的性行為。現代的性教育宗旨在於打破界限。SIECUS的幹部激進到公開主張,放寬反對成人與兒童性交的限制,甚至主張亂倫。例如:金賽的門生暨SIECUS總裁波莫洛伊(Wardell Pomeroy)主張:「該是承認亂倫並不一定是變態,或一種心理疾病症狀的時候了。」

book
波莫洛伊所著的《男孩與性》,視人的性行為與動物無異。

《時代》雜誌描述,波莫洛伊是「支持亂倫」遊說團體的一部分。他為六年級以上的學童撰寫一本書,名為《男孩與性》(Boys & Sex)。他在書中主張:「我們的性行為就像其他動物一樣……。基本上,人類所做的任何性行為,並沒有不正常這回事。」卡妲蓉在這本書封面的推薦文中說:「當我閱讀你這本書的草稿時,就不斷告訴自己:『終於有人把這些事說出來了……。』」

這陣營的另一位要角是曼寧博士(John Money)。1955年,他提出激進的觀念,認為男性、女性只是一種感覺,與解剖學和染色體的性別無關。他相信,人出生時是沒有性別的,後來受到社會制約,才認同自己是男的或女的。

曼寧是一位傑出的心理學家;他至今都備受尊崇。他描述戀童癖是「一種與年齡不符的情侶之間的愛情故事。」他同時也是亂倫遊說團體的一員,主張:「讓兒童與親戚發生性關係,並不一定是問題。」就像金賽一樣,曼寧有極深的感情創傷。他的男性性別認同一直有問題,而且他屢次猥褻男童。  

令人震驚的是,這些精神障礙非常嚴重的男人使用不實的資料和已被懷疑的理論,成功地轉化了社會許多層面。今天的性教育就是基於他們的理念而成的。

葛洛絲蔓一旦瞭解當代性教育的創立者是金賽、卡妲蓉、波莫洛伊、曼寧等人,就領悟我們是怎麼走到今天這種「包羅萬象的性教育」景況的。她知道,我們是怎麼達到今天的瘋狂狀態的。

這種景況來自有嚴重精神障礙的病患所出的危險理念──激進的活躍份子,渴望創造一個社會,不只接受他們的病理,且慶賀他們的言行思想!

這些男人都是戀童癖者。他們的興趣乃是將兒童視為迷你版的成人,能享受性接觸,且有權利獲得性滿足,而不需要其他成人或法律干預。

為什麼他們重視兒童的天真?一開始,他們並不相信兒童是天真無知的。他們同時認為,將性愛限制在夫妻之間是不自然且有害的。他們的目標不是在擊敗性病,而是在擊敗古代的性禁忌和聖經道德觀。

底線在於:性教育剛開始就是一種社會運動,且不斷延續下去。它的目標是讓學生敞開心去接受各種型式的性表露。他們的性教育不是在教導預防性病,而是在教兒童性自由,或說得更好聽一點,是性執照。這項社會運動旨在一次性地改造社會、改變兒童。

不需要是醫生,都能瞭解這種意識形態的危險。你只需要常識,就能明白這危險。這些性教育的創始者早已作古,但是他們的觀點卻依舊存活得好好的。如今,擊敗這些歪曲性觀點的責任,就落在每一個成年人的肩頭。

war

葛洛絲蔓不再問,這樣瘋狂性教育是源自何方,她已經知道答案。因此,她要問,也是我們所有人都要問的是:此事怎會持續五十年未受到任何阻遏?像SIECUS這樣邪惡、危險的團體是怎麼生存下來,且勢力強大、資金豐沛的?

責任在哪裡?

所有負責任的成人都應該去對抗向年輕人提倡性執照這種事。當然,這是一場艱苦的戰鬥;有時,甚且浩大難當,彷如大衛攻打巨人歌利亞一般艱難。

但葛洛絲蔓表示,護家陣營有一項秘密武器,就像大衛擊敗歌利亞所使用的機弦一樣。這個秘密武器就是廿一世紀的科學:有關人體設計及頭腦是如何連接到親密的行為,以做出反應的生物學真相。

金賽等人創始的這種歪曲性教育,其基本前提是很容易用廿一世紀的科學去揭穿的。是的,這的確是一場艱苦之戰。是的,這場戰有時看來浩大難當,就像大衛與巨人歌利亞之戰。但是,再想想……。葛洛絲蔓說,不需要她提醒,大家都知道大衛和歌利亞之戰,最後打贏的人是誰。(文取材自The Public Discoursedrjudithreisman.org

 

【資料來源】

A Brief History of Sex Ed: How We Reached Today’s Madness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