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外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社會

美天主教學校辭同志 法院判有罪 網友:護家非歧視

分享給好友:

201512567482d0ae638

美國麻州法院判決一所天主教女子大學預校違犯反歧視法,撤銷一名同性戀男子巴瑞特(Matthew Barrett)的工作。這項消息刊登在網路上後,引發網友討論。有網友指出,堅持婚姻的定義為一男一女的結合,並不是歧視。

 

網友巴拉德(CarlsPatrick  Edy Perrone Ballard )指出,各校有權利自行決定要雇用什麼人,法官無權干涉。另一方面,社會有某些地方是允許偏袒某一類員工的,有許多勞工其實並不符合資格,卻依舊受雇。也有網友說,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同性戀者多的是其他地方可以找到工作。

 

網友DeaconJohnMBresnahan  chrisvogel更指出,只有笨蛋或騙子才會不知道,已經在俗世掙得權勢的同性戀者,正利用政府的權力,去壓制任何反對同性戀計畫的人──尤其是來自宗教團體的反對。美國的創國先賢立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在於避免政府濫權。該修正案可不是用來充當工具,讓教會成為任憑國家擺佈的傀儡。

 

巴瑞特原在2013年獲麻州芳邦女子大學預校任為食品服務部主任,但是他在個人資料上,將緊急連絡人寫為他的同性丈夫,幾天後就被撤銷這份工作。巴瑞特向法院控告該校 歧視他的性傾向與性別認同。

 

諾福克郡(Norfolk)最高法院法官魏金斯(Douglas Wilkins)同意他的看法,拒斥芳邦預校的解釋:雇用巴瑞特侵犯該校的憲法權利,因為該校認為他嫁給男人,不符合該校的宗教使命。

 

法官則說,巴瑞特的職責只是食品服務部的主任,但並未包括傳揚天主教會的教導。「身為教育機構,芳邦預校保有對其使命及信息的控制權。沒有人逼該校讓巴瑞特減低其使命信息,他不是老師、傳教士或該校發言人,也不曾公開提倡同性婚姻。」魏金斯在判決書中說。

 

魏金斯並且發現,麻州反歧視法的宗教豁免權只適用於宗教機構可以限制僅任用同宗教的信徒為職員。芳邦素來開放給所有宗教的學生和員工,只有行政人員和神學教員限制必須是天主教徒。

 

目前尚不清楚芳邦預校是否計畫上訴。芳邦的律師巴格雷(John Bagley)也並未立即回覆外界的電話和電子郵件。

 

巴瑞特的律師克萊恩(Ben Klein)是「男女同性戀倡議者與辯護者」(Gay & Lesbian Advocates & Defenders)成員。他說,芳邦該負責賠償巴瑞特損失的薪資及受歧視的損失賠償。目前尚未安排聽證會。

 

 

網友Courageousmisterj回應說,如今美國政府是在告訴宗教機構,必須雇用什麼人。這預示著教會未來將面臨比此事更嚴重的問題。

 

網友DeaconJohnMBresnahan  DPierre說,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被權力腐敗的法官拿去做狹窄的解釋,這樣將使該修正案變成「藍法」(Blue Law,美國殖民時期的清教徒所訂的法律,禁止在星期天跳舞、喝酒 )。

 

網友Joseph  Sherry 說,所有神職人員都避免向支持同性戀的選民顯露敵意,且懲戒他們當中發言被視為同性恐懼症的人。

 

網友HughieMc  Joseph 指出,早就傳聞男女同性戀平權網絡(Gay and Lesbian Equality Network,簡稱GLEN)收受支持同運者的鉅資贊助,包括2005年11月接受大西洋博愛組織(Atlantic Philanthropies)高達4,727,860美元的資助。愛爾蘭各報及其他媒體其實都公開敵對天主教會,尤其是神職人員。

 

過去十多年來,愛爾蘭天主教會一直遭到同性戀遊說團體無情的攻訐。由於天主教的神職人員未能坦然無懼、直率地面對。他們的沈默就被當成是默認,這正是同性戀遊說團體所樂見的。

 

網友PGMGN  HughieMc 說:「這是旨在顛覆教會及其真理使命的謊言和詭辯,大力駁倒這些謊言的人有福了。」

 

網友Joseph  HughieMc :「支持同運的陣營只強調同性戀的正面事項,且挨家挨戶分享他們的故事,這往往意味著他們敵對贊成以公投守護傳統家庭價值的選民,甚至用『同性戀恐懼症』形容反對婚姻平權的人。同運陣營的這種行徑就像是丟擲回力盤,最後還是會打擊到自己。因為這只會激發更多人出席公投,投出支持傳統婚姻家庭、反同性戀的票,也會激發主要政黨支持投反對同性戀的票;甚至刺激媒體轉向支持守護家庭的陣營。愛爾蘭最近發生的例子,就是這樣。至於那些投票支持同運的人,並不真的支持同性戀,而只不過是贊成公平對待任何人罷了。

 

畢竟真正有多少人相信,兒童與其父母之間的血脈關連性並不重要?有多少人相信,父母是可以互換的,且在扶養子女上,兩性差異一點兒也不重要?」

 

網友Joseph  HughieMc :「就算歐美社會允許自由、坦白的辯論,但是投反對票的選民常表示,他們不敢說出反對之聲,怕因此被貼上同性戀恐懼症的標籤。投支持票的人卻不怕一大群出櫃,坦承自己是同性戀者。事實上,神職人員可能是最沒有自由的一群人,他們有許多人只能露出『支持』的憐憫表情。」

 

網友HughieMc  JimNY 擔憂,巴瑞特想混進學校,在學生和教職員面前炫耀他的同性戀婚姻。「法官判決所憑的敏銳感受力是什麼?撇開敏銳感受力非同敏感不談,這判決並未依據法律,而是依據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婚姻平權案(Obergefel-v-Hodgesflies)前例的多數決,但這個先例的邏輯卻是受制於社會期待,認為某些人的感情、文化和背景驅使他們變成同性戀者,這些因素必須被考量,勝於考量其他男女的情況。這就好像是納粹德國懷抱亞利安族優越感的夢想一樣荒謬。我預期有一天,民主黨總統主政的白宮福利社出現一名三K黨的服務生。我會屏息以待!」(註:三K黨是美國歷史上和現代三個不同時期奉行白人至上主義運動和基督教恐怖主義的民間仇恨團體,也是美國種族主義的代表性組織。)

 

網友Pilgrim  Tyler2012 :「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旨在限制政府權力,或解放民眾免受政府指使思想、行為和生活。意識卻高於政府權柄。進步論的新解釋忽視一把刀兩面刃的事實。總有一天,新一代將會起來,尋求剝除前幾世代假借意識淨化之名所行的進步論行徑。只有極權國家會阻止這類人權進步的發展,他們只把人當成是物體,不具備神的形象。」

 

網友Tyler2012 Pilgrim:「你可以任意反對任何事情,但你錯了。回溯美國的創國元老、傾讀他們用以統治新大陸殖民地的宗教文件。接著,這些宗教條文便成為美國憲法的一部分。

 

反對同性戀的陣營花那麼多時間探索、追循「進步」這思想,令人感到激勵。這顯露他們在乎、關切及理解的立場。這也是進步論者的機會,可以『跳脫文字』,轉而關注陷入舊思維困境的那些人。」

 

網友chrisvogel  DeaconJohnMBresnahan:「這是陰謀論。這種立論一存在,總能讓白癡看起來像有學問的學究。論到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坦白說,它的宗旨就是讓政教分離,好讓本質上惡名昭彰的政治(或政府)不再控制教會。」

 

網友Pilgrim  chrisvogel:「這是謬論。每個人都知道。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的目的在於避免大眾受苦於政府建立及支持某種國教。它從來沒有限制民眾在大庭廣眾下表露信仰。」

 

網友chrisvogel Pilgrim:「當然,由於第一修正案,你繼續可以在大庭廣眾之下,表露你的信仰。另一方面,第一修正案卻禁止將信仰體現在任何法律裡──這是重點。憲法並未賦予你權利,去要求法律將你的信仰施加在其他任何人身上。土生土長的美國人有義務要為自己的言行負責任,包括受你的信仰激發的言行舉止。」

 

網友Joe  Edy Perrone Ballard:「這就是問題所在。憲法修正案旨在避免我們所有人受到歧視,但我要問,誰沒被歧視過?在我們的權利法案中,從1789年最早的十項修正案,沒有任何條文關乎智力遲緩、政治理念討人厭的人,也沒有關乎人在接受面談或訪問時,應該如何表現的條文。事實上,我相信每天都有歧視的事情發生,歧視智能、就業能力、言語令人滿意度、公開坦承同性戀觀點等事情。

 

你以為谷歌(Google)會在街頭雇用人嗎?你的回應很可能是,谷歌的歧視直接關乎他們的就業要求,無論如何那就是歧視了。此外,表明沒有政治正確信念的人往往最後會被大企業的雇主拒絕。無論如何,芳邦預校的歧視直接與雇用有關,一如谷歌,因為即使該校有非天主教徒或非基督徒任職,但此舉卻與該校的神學宗旨密不可分。他們的第一優先要務在於轉化人的生命,而不是教導。雇用同性戀員工無疑會冒犯千禧年世代原即脆弱的敏銳感受,但是他們的敏感度並未在美國權利法案的保護之下,何況該法案已被稍後的修正案及最高法院非法的意見所踐踏。我懂了,你只想力陳你的權利,以對抗天主教的歧視,但是你卻不想尊重他們也有權利歧視那些可能挑戰其信仰的人。這樣看來,真正違犯第一修正案的人是同性戀者。」

 

網友Edy Perrone Ballard  Joe :「我不是政治正確之輩,也不是千禧年世代……而是從襁袍年歲就信奉天主教,且在職場有15年工作經驗的人。如果該校接受各種不同信仰的學生與教職員,就不能說這是行使信仰自由權(所謂信仰自由權是指當事人有信仰自由,可以只雇用他那個宗教的信徒)。這位應徵者沒有隱藏他的同性戀婚姻,將同性丈夫列為緊急連絡人。宗教信念只有在善意的職業資格(bona fide occupational qualification,簡稱BFOQ)的情況下,才會衝擊到雇用決定,(例如:醫院尋求雇用信奉天主教的院牧,就可以據此排斥猶太教徒應徵者;或在雇用要求中規定教師必須參與彌撒等)。

 

網友utilitas  Louis E.:「這問題視機構而定──如果是宗教機構,他們有權利選擇他們喜歡的任何宗教代理人(修士、修女),並要求他們按機構的規定做事。」

 

網友kilbirt42:「有家長會將子女送到天主教學校,去接受同性戀很美妙之類的宣傳嗎?我家族的歷史有模糊的基督教影響。十誡一直在我心裡迴盪。我尋求信仰的心至今依舊在,我依舊渴望子女受聖經教育。我家附近沒有其他基督教學校可以選擇,因此我將子女送到芳邦預校。如果我沒有權利主導子女的信仰,我就有權利可以讓他們接受錯誤的同性戀宣傳嗎?」(文取材自cruxnow.com)

 

圖片來源:《波士頓環球報》(The Boston Globe

 

【資料來源】

Judge rules against Catholic prep school Fontbonne Academy in gay hiring case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