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內報導, 新聞報導, 未分類

北市府將花納稅人的錢辦同性婚姻,你同意嗎? 打1999抗議吧!

分享給好友:

這樣的議題,沒有經過討論就自行決定用納稅人的錢推動同性戀文化,我們表達強列反對,大家一起向市府反對吧。

根據柯市長所定下的SOP:市政信箱部分,單一議題需一周收件達300則,1999市民熱線的議題一周進話量達300則,又或是單日進話量達100則。市政論壇按讚數超過500個等,經評估後,即可形成網路投票作業的議題。

台北市2015年聯合婚禮將開放同性伴侶參加,民眾可於8/24~28報名,聯合婚禮將於10月24日舉辦,屆時民眾將可看到兩個男生結婚,或兩個女生結婚,婚姻的定義將被北市府帶頭打破,也將影響年輕人及小孩子對於婚姻的看法,市府用的是納稅人的錢,本應依法行政,不應為特定意識背書,推動同性戀文化。民政局長藍世聰表示,擁有伴侶與婚姻應屬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權利,但卻忽略國際上皆判定同性婚姻不是與生俱來的人權。

台北市政電話:1999
台北市政信箱:https://contact.taipei.gov.tw/cclm/clm/aspx/CLM00100Q.aspx

圖片來源:香港明光社
圖片來源:香港明光社
圖片來源:香港明光社
圖片來源:香港明光社

 

經公證的婚姻是國家的支柱,規範的是會產生下一代的男女性關係,盼望孩子能在雙親長期而穩定的照顧下健康成長,成為獨立、健康及正直的公民。觀察世界各國,幾乎所有文明都對男女性關係有所規範。就是因為男女性關係會誕育新生命,但人民交友不會對公共價值產生結構化的影響。

為何婚姻需要公證?而法律對於婚姻的規範,對社會強烈地表達了「婚姻是什麼」的公共訊息。婚姻的公共功能,在於給予孩童及配偶一個良好的照護環境。因此婚姻需要父母(特別是父親)的參與以養育孩童,這都是需要整個社會的協助。
所以國家為什麼需要以法律規範婚姻制度?就是因為婚姻制度會產生重要的公共價值,也就是生養下一代的健全環境。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United Nations 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第七條明文保障「孩童受雙親養育的權利」,第十八條則是「父母有撫養孩童的責任,而國家應當幫助雙親。」國家支持並鼓勵婚姻,有助於國家整體人力資本質與量的提升。

一般常識與可靠證據都證明婚姻不僅有利於孩童、配偶雙親,更能促進財富、幫助窮人,以及制衡國家公權力。以下將逐點說明婚姻的公共價值與好處:

1、已婚父母所養育的孩童,平均表現最佳

研究指出,在控制各項影響因子,包含貧窮甚至種族基因在內的條件之後,發現由已婚父母養育的孩童,無論是學業成就、情緒健康、家庭與親密關係發展與孩童及成人行為等各項綜合指標當中,擁有最好的表現。

美國研究機構Child Trends總結研究發現,由生理雙親組成低衝突婚姻的家庭,對孩童成長最為有利。另一份刊登在《Journal of Marriage and Family》的研究也發現,由生理雙親養育長大的孩子,最能享受婚姻帶來的好處。近期普林斯頓大學Brookings Institution與美國價值協會(Institute for American Values)製作的文獻回顧,再度肯定原生家庭對孩子的重要性。因此婚姻關係越穩定,就越能讓孩童成長為正直而對社會有所貢獻的公民。

2、婚姻有利於配偶的財務、情感、健康與社會關係

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社會學家Steven Nock的研究發現婚姻能促進配偶成熟,使人變得更好。像是男人會投入更多時間勤勞工作,減少流連酒吧的次數,參與宗教信仰聚會更多,降低入監時間,並花更多時間與家人相處。這與婚姻裡配偶終身而排他的結合,以投入家庭生活的承諾,相互呼應。

3、婚姻與生育力趨勢,能促進國家長期經濟成長

維吉尼亞大學W. Bradford Wilcox教授在《全國婚姻研究計畫》(National Marriage Project),歸結婚姻與生育趨勢對長期經濟成長的影響力,扮演重要角色但卻被低估。婚姻其實是合法國家利益的重要一環。

4、婚姻文化式微,貧困窮人深受傷害

Kay Hymowitz在《Marriage and Caste in America》一書裡,發現離婚所產生的單親家庭,已經成為美國社會不平等與貧窮的核心因素。美國婚姻文化的消逝,嚴重傷害到低收入社群與非裔美國人。當美國通過「無過失離婚法」,離婚不再需要提出對方有錯。只要雙方協議,便可離婚。讓婚姻從原先配偶緊密連結,一同生兒育女的親密關係,變為只重視雙方的情感狀態,忽略撫養下一代責任的協議。

5、家庭的空缺,需要國家投入更大量的福利支援

到這裡我們已經知道強健的婚姻文化,對孩童、配偶、國家經濟的正面效益,特別是對窮人的幫助。但其實強健的婚姻文化,不僅止於上述的好處,更對制衡國家公權力有所貢獻。最明顯的就是當婚姻非常容易破裂瓦解時,國家必須要承擔離婚產生的後果。除了要排解監護權、探視權與贍養費引起的協調紛爭,當單親與非婚生子(out-of-wedlock births)成為常態,國家必然要投入更多的社會福利,填補缺乏婚姻關係支撐育兒重擔的真空狀態。

社會學家David Popenoe與Alan Wolfe以北歐國家為研究個案,發現婚姻文化式微的同時,國家公權力與支出經費也隨之增加。普林斯頓大學Brookings Institution的研究也指明,美國政府在1970年到1996年之間,投入2290億美元的社福支出,都是為了填補婚姻文化式微的社會後果,包含青少年非婚生子在內的各項問題。一項2008年發表的研究則發現為面對離婚與非婚生子,每年耗費美國1120億的稅收。猶他州立大學(Utah State University)學者David Schramm估計離婚對美國地方、州政府與聯邦政府,每年產生330億美元的支出負擔。

因此雖然自由論者反對國家規範婚姻,完全將婚姻關係私人化,反而會擴張政府公權力與經費支出。而所有攸關人民利益,而使國家有正當性介入管制的議題,像是健康、安全、教育等等,同時都能成為正當化國家合法規範婚姻的理由。一個不支持婚姻的國家,就像是一個不鼓勵健康飲食與運動的醫師。

簡言之,穩定的婚姻與孩童福祉有強烈的關聯,孩童的福祉對於國家而言有重大的公共利益,因而給予國家承認婚姻的強烈動機。破壞一夫一妻婚姻觀,就破壞了婚姻穩定度,以及婚姻穩定對孩童帶來的正面影響。原先一夫一妻法律能為社會帶來的效益,就此消逝。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分享給好友: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