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少, 國外報導, 新聞報導, 新聞類別

司法事務官:兒童最佳利益被漠視 無選擇權的兒童被放到同性議題的火線上

給你520x475
澳洲昆士蘭省一名越南裔戀童癖男子Peter Truong(左),與其同性戀伴侶Mark Newton(右)2005年領養一名男嬰,卻將孩子當洩慾工具,把他帶出國讓至少8名男子對其猥褻。(圖片來源 ViralRead) 小編反對將戀童癖與男同性戀畫上等號,但有個趨勢令人憂心,近年來從同運團體的公開言論中,已可看見正當化戀童癖行為的訴求,且鼓勵未成年人與同性發生性關係。

作者:易新福(司法事務官 )

詳全文請點:易新福,收養兒童與同性伴侶抗爭,蘋果日報民意論壇, 2014年8月29日。

以下僅為文章重點摘要:

收養兒童的核心議題,應是兒童本身《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序言中,明確指出兒童需要受到特別的照料、協助與保護。在公約第三條第一款更明文規定「關於兒童的一切行動,不論是由公私社會福利機構、法院、行政當局或立法機構執行,均應以兒童的最大利益為首要考慮」。另外,聯合國《跨國收養方面保護兒童及合作公約》第二條第二款規定「本公約僅適用於產生永久的父母子女關係的收養」。此處的「父母」並不包含所謂同性伴侶,因為就典型傳統社會觀念及文化而言,父母所指的當然就是子女身之所從出的父親與母親,也就是男性與女性

兒童最佳利益的觀念,近來已經成為文明國家對於收養兒童方面,最重要的考慮事項。至於家族、家庭或收養人個人原因,並不是法院認可收養與否的真正重點,因為不論家族、家庭或收養人個人的條件,收養之所以被認可,是因為收養符合兒童的最佳利益

同性伴侶間收養未成年子女的新聞,我們看到的新聞重點集中在「是否認可同性配偶的存在」或討論「同性伴侶可否收養子女」,甚至是「因同性伴侶身分在社會上不受認可,故收養兒童也不被認可」,及同性伴侶所受到的歧視等等。這樣的討論,完全以同性的收養人角度去思考收養問題,反而對兒童的角色、收養是否符合兒童最佳利益漠不關心。類似的收養核心議題似乎又回到古早時期以收養人利益為中心的收養制度,就現今世界的收養觀念而言,以收養人利益為中心的收養觀,早就是一個已被揚棄的收養觀念

成年同性伴侶可自行選擇是否面對社會大眾的眼光,去追求社會大眾對於同性性向的認同,而就算是成人,長久以來這都是一個很困難的課題。可是藉由「收養兒童」或「收養未成年人」的新聞,將兒童放在同性議題的火線,在收養心態上根本悖離了收養的意義和收養制度所建立的價值

再試想,若連成年的同性伴侶間,對社會的不認同都感到壓力重重,又豈能私心的將無選擇權的兒童捲入性向抗爭呢如此心態,是否有利於被收養兒童本身,已不言可喻。

延伸閱讀:
Benoît Talleu(楊思言譯),〈法藉越南裔孤兒的心聲:我不是你的獎品,不是你的權利!〉 ,2013年9月13日。
 
關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對於家庭的理解,
 
 ——————————————————–
護家小編短評:
 
1. 如果要推動同性婚姻,同性伴侶收養子女、人工生殖議題勢必會被拉進來談(其實伴侶盟推出的多元成家草案即已包括收養子女制度),當同性伴侶議題不僅僅是涉及「兩人」,甚至擴及無辜第三人「兒童」的時候,就涉及國家人口政策及國家人力品質等公共利益事項,其他「非同性結合」的公民亦應有參與政策制定的權利,至少社會其他成員應有表達意見的機會。畢竟未出生、未成年的兒童在整個收養論戰中,跟掌握媒體、社運資源、擁有投票權的成年同運團體相較,處於更弱勢的地位,應有社會團體為這些弱勢的小生命發聲。如此即可解釋公民團體「下一代幸福聯盟」、學生團體「捍衛家庭學生聯盟」 與其他家長團體,於2013年11月30日走上街頭的原因。
2.關於「以收養人為中心的收養制度」,亦見於同運團體推出的多元成家草案。原本民法1079條之1規定:「法院為未成年人被收養之認可時,應依養子女最佳利益為之。」係以子女最佳利益為核心。但依據同運團體鼓吹的多元成家草案第1079條之1,卻新增第二項規定:「法院不得以性別、性傾向、性別認同、性別氣質等為理由,拒絕認可收養。」立法理由說:「多元性別人士 (或稱「性少數」)包括同性配偶」。這樣的條文已經在立法院一讀通過,假如真的通過二三讀,成為正式的國法後,會帶來什麼樣的問題呢?

 

(1)以收養人利益為中心
原本1079條之1係以兒童利益為中心,但多元成家草案卻將重心往收養人的利益挪移,導致收養人與兒童間的利益互為矛盾,到時法院法官究竟要以收養人為中心,還是以兒童利益為中心?法官裁判到底該怎麼判?不但對法院的運作會帶來困擾,更恐使弱勢兒童的權益被埋沒於收養人渴望擁有子女的野心中。
 
(2)將各種特殊性癖好人士納入收養市場
1079條之1第二項本文的「性傾向」,一般人會以為係以情慾的對象是異性/同性作為分界點(如LGBT),但如配合立法理由解釋,「多元性別」不僅包含同性戀者,還包括同性戀以外的「性少數」。那麼性少數人士是哪些人呢?倘若以「情慾對象」作為分類點,恐怕也包括「戀童癖」等特殊性癖好者。簡單來說,將條文跟立法目的合併觀察,「性少數」是一個大圈圈,「同性伴侶」是小圈圈,大小圈中間為「性少數」人士(包括各種特殊性癖好者)預留伏筆,大開特殊性癖好人士(包括戀童癖)進入收養市場的大門。
 
戀童癖顧名思義,就是一群將未成年人當做性慾對象的人,雖然並不是每個戀童癖都會動手侵害兒童(無罪推定原則),然而依據經驗法則,如果任意讓戀童癖人士處於誘惑中(收養兒童),會挑起戀童人士動手的慾望,同時也是將兒童置身於被侵害的風險中。儘管如此,多元成家草案1079條之1第二項卻仍要求法院不得以「性傾向」、「多元性別」(如戀童癖)作為拒絕收養的理由,增加法院排除戀童癖人士離開收養市場的難度。(延伸閱讀:〈多元成家相關:政治正確的警訊:關於同性戀收養兒童的權利〉)
 
 
3. 同性伴侶收養子女與人工生殖等議題,應將同性家庭親職能力納入考量。雖然同運方數度舉出有利於該方的研究報告,試圖證明同性家庭養育出來的子女與異性戀家庭無異。但另一方面,他們卻忽略有其他研究報告指出,同性家庭的子女憂鬱狀況較高、自殺率較高、且接觸不當性接觸的比率亦較高。(延伸閱讀:同性撫養研究的「偽」術 /  關啟文、同性伴侶養育下孩子性傾向研究綜覽分析 / TrayceHansen, Ph.D.著、潘光中譯、美國女同志家庭研究─性傾向、性行為與暴露在性風險的青少年同性家庭父母與孩子的學業成就
 
 
4. 有同運人士主張,悲慘的人倫悲劇亦見於異性戀家庭,最常上社會版的也是異性戀,不應僅指責同性家庭的不是。對此,小編想回應的是,在做判斷時,不宜僅將少數個案的表現以偏蓋全擴及整體。仔細查看,同運方舉出的家暴異性戀家庭,有多少父母是處於婚姻關係內?或者這些慘案大多是發生在繼親家庭、單親家庭或非婚姻關係等非傳統家庭?假如這些異性戀父母的關係為不穩定的未婚同居關係,那麼他們的結合關係亦不符合護家網的訴求,即「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婚前守承、婚後守約」。護家網的主張一直都是鼓勵人們忠貞於伴侶,一生一世對伴侶守約、守承諾,強調關係的「穩定性」「忠誠性」跟兩性結合的「互補性」。因為護家網認為這種健康、良好的夫妻關係,較可給予子女最優質的保障,讓子女免於成為非婚生字女、家庭暴力、教養功能不彰的風險。因此,小編再次強調,護家網鼓吹的是「一夫一妻、一生一世、婚前守承、婚後守約」,而非不信守承諾、說分就分、四處性愛的不穩定異性戀同居、一夜關係
 
5. 雖然蘋果這篇讀者投稿討論的是同性家庭收養兒童的疑義,但其所提出的「兒童最佳利益」在人工生殖議題中也應將之納入考量。為何人工生殖也與本議題有關呢?這是因為如果同性家庭不從收養管道獲得子女,同性伴侶就只能透過外力方式買賣他人精卵或代理孕母子宮產下下一代。人工生殖原本的用意是要幫助不孕症夫妻,以例外人工的方式產下子女,但在過程中因有時會涉及外借第三人精卵的問題,而產生倫理上的爭議。雖然人工生殖是人類誕育子女的例外狀況,必須在非不得已的情形時才可施行,但同性戀運動者卻為了推動同性戀議程、滿足部分同性戀者擁有子女的慾望,以及為了爭取所謂的「平等」跟「社會認同」,而罔顧兒童最佳利益、漠視兒童權益,企圖將特殊例外扭轉成原則。在台灣,同運團體的手法是連結其他特定利益團體勢力,跟政府施壓要求擴大人工生殖的服務範圍,甚至要求政府應補助同性戀者人工生殖的費用。他們現階段的訴求是主張讓單身女性可以接受人工生殖服務,而故意忽略透過這種方式誕育下來的子女,將天生被迫成為單親子女,小孩一出生就被迫與有血緣的父親分離,因為父親的精子是從其他地方買來的。關於人工生殖的爭議,有興趣深入研究的人請參考下列文章:〈基於保障人權,我反對婚姻平權草案〉、〈只要有愛和平等,一切都沒問題了嗎?〉、〈「多元成家草案」之立法疑慮〉、〈西方開始質疑同志運動的原因〉。
 
最後,小編再次重申護家網的主張:「同性戀個人=/=同性戀運動者」。雖然同運團體、性解放團體漠視兒童需求,推動有害於兒童最佳利益的法案,但是社會上仍存在著真心愛小孩的同性戀者,且一般的同性戀者亦常因欠缺關於兒童最佳利益的知識,而遭受同運團體的利用,成為為惡法背書的棋子。所以,當讀者在生活中遇到同性戀者時,請大家仍要友善對待這群人喔ヽ(・∀・)ノ


隨時收到最新消息,請上「下一代幸福聯盟FB」按讚! 加入粉絲團,是對我們最大的支持!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