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聽證會, 政治, 法律, 法律議題, 資料庫

避免立法缺乏多元聲音 資深憲法學者董保城:公投可反映台灣社會普遍價值

幸福盟公民行動總召游信義於2018/3/9婚姻定義聽證會,引述資深憲法學者董保城教授的意見書,文詳如下:

憲法第 17 條規定人民有創制、複決,賦予人民擁有此種權力可以使立法機關必不敢通過違反民意之法律,或不制定人民所希望之法律 1。 憲法等 17 條創制和複決之區分,只有人民的主動是創制,人民的被動是複決2,絕對沒有所謂創制是從無到有, 複決是從有到無,因為無論創制或複決均是國民主權直接民主的展 現。

我國大法官解釋涉及到婚姻從婚姻與家庭(釋字 362、552、554、696 號),夫妻財產(釋字 410 號與 620 號),夫妻住所(釋字 452 號)與配偶間贈與(釋字 647 號)雖迭有解釋,然而對婚姻的性別結構問題大法官首度於釋字 748 號明釋係屬憲法第 22 條保障人民婚姻自由。 而司法院大法官於釋字 748 號解釋進一步指出:「……至於以何種形式達成婚姻自由之平等保護,屬立法形成之範圍」,足觀大法官也看出來,我國現行法律對於婚姻性別結構之態樣並沒有立法明訂,所以才說屬於立法形成的範圍。

由於婚姻的性別結構直接涉及我國傳統社會、文化、人倫、宗教倫理與家庭基本價值,不全然只是人權保障的價值,此次釋字 748 無論作成解釋的大法官或者為本案召開的辯論庭都僅邀請憲法學者,只是從人權的視角,而缺乏邀請家長、教育、社會、宗教與醫學等團體的代表充分表達對婚姻價值的看法,只有法律角度的一元,沒有多元的聲音,顯然未來立法院根據大法官釋字 748 號在立法形成中因為缺乏多元意見之參與而無法反映台灣社會普遍的認知價值,因此本公投案主要就是藉創制立法原則以對立法者形成自由範圍內有所限制。

  1. 曾繁康,比較憲法(全一冊),民國五十一年五月,頁 167。
  2. 蘇永欽,全國事務的公民投案非修憲不可,走向憲政主義,民國八十三年,頁 429。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