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權觀點, 公告聲明, 政治, 最新消息, 法律議題

【新聞稿】〈婚姻家庭 全民決定 另立專法 保障權益〉公投提案記者會

前年由聯合行銷所做的全國性民調顯示,高達52.6%的民眾不希望改變《民法》中婚姻的定義,僅有34.2%的民眾認同修改民法。下一代幸福聯盟理事長曾獻瑩表示,顯見大部分民眾不認同藉由修改《民法》改變婚姻定義的方式,讓同性婚姻合法化。

曾獻瑩表示,同性關係可以透過專法,保障同性別之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這樣的考量基礎也是根據此份民調中所顯示,全國有57.1%的民眾認為不應改變婚姻定義,可另立法保障同性伴侶在醫療、財產處理上的權益,僅有12.4%的民眾支持直接修改《民法》。而現在國內不論是另立專法、修改《民法》的爭議,有高達76.4%支持公投來解決爭議,僅有11.8%的民眾支持透過立委決定。

曾獻瑩表示,鑑於異性婚姻和同性關係間具本質上的差異,且司法院大法官748號解釋允許以另立專法之方式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故發起「你是否同意在不改變婚姻定義是一男一女結合的前提下,以專法保障同性別之二人經營永久共同生活的權益?」之公投,作為立法原則之創制,以避免衝擊現行婚姻制度。

根據以下幾點論述,幸福盟要呼籲關心家庭價值的每一位民眾,支持幸福盟的主張「婚姻家庭、全民決定」、「另立專法、保障權益」。

一、大法官748解釋未變更婚姻定義,且允許以專法保障少數族群。

748號解釋並未宣告民法違憲或立即失效,亦即一夫一妻之婚姻定義並未因大法官748號解釋而有所改變。而司法院大法官748號解釋之本旨,係要求法律應保障同性別二人經營永久生活的權益。至於同性別二人之永久生活權益如何保障,立法形成範圍包括「制定特別法或其他形式」。(748號解釋理由書第17段)是以,提案人發起本公投,藉由創制立法原則,限縮立法者之立法形成範圍,即立法者在不改變婚姻定義前提下,以專法保障同性別二人永久共同生活之權益。

二、異性婚姻與同性關係有本質上的差異,宜另立專法保障。

(一)異性婚姻與同性關係有本質上的差異,異性間有自然生育的可能性。

異性間的結合,多數人能自然生育子女,即使有夫妻不生育,常是刻意避孕的結果,或少數人因生理、心理等因素才不孕,但同性間卻完全沒有自然生育子女的可能性。除此之外,「異性婚姻」與「同性關係」 仍有許多本質上的不同。

其次,國家以婚姻制度保障、鼓勵一男一女之結合,有利台灣家庭延續和人口發展,具有正當的政策目的。然而,國家保障同性別二人之永久共同生活權益,宜以不改變婚姻定義為前提,另立專法保障之,如此可保護異性婚姻及其衍生的家庭價值,又可兼顧少數族群之保障,符合「等者等之,不等者不等之」的實質平等觀。

(二)本公投係針對同性別二人永久共同生活權益之保障,不涉及收養子女。

世界精神醫學會(World Psychiatric Association)指出,同性戀性傾向的原因,除生理因素,尚包括心理、生活經驗及社會環境等後天因素。綜合國外學術研究,同性家長的子女比異性父母更可能產生性別認同與性傾向的混淆。而性別認同與性傾向的混淆,卻較可能影響孩童情緒及社會行為的發展。
鑑於公投法規定公投須一案一事,且同性家長收養孩童仍具爭議,故本公投僅針對同性別二人永久共同生活之權益予以保障,而不涉及子女收養。

三、另立專法能節省社會成本,並兼顧少數族群權益保障。

(一)另立專法能簡省龐大的社會成本

若改變民法一夫一妻婚姻定義,所有提及夫妻和配偶的條文(總計約112部法律、356個條文)須連動修正,將消耗龐大的行政和立法資源。黃虹霞大法官更直言,如以改變婚姻定義之方式,承認同性別二人之永久共同生活關係,是根本顛覆傳統異性婚姻制度,其所涉及之龐大修法工程,足證改變婚姻定義對異性婚姻所帶來的影響,以及同性關係與異性婚姻本質上的差異。

(二)另立專法是對少數族群之特殊保護

台灣同性戀人口比例有多少?依據中研院於2013年發表之《台灣社會變遷基本調查計畫》,同性戀者僅佔人口比例的0.2%。

為同性別二人之永久共同生活權益另定專法,並非「隔離但平等」,而是「區分且自由」(distinction and freedom)。鑑於異性婚姻和同性關係具本質上的不同,且同性戀佔總人口比率極低,未來立法宜另立專法。依照同性別二人的特殊生活模式和需求,設計量身訂做的專法,給予同性別二人於身分關係、遺產酌給、醫療文件簽署和稅務方面之保障。如此一來,不僅可避免衝擊既有婚姻制度,且能免於與現行制度難以銜接的困擾。

曾獻瑩表示,婚姻定義之變更,將衝擊台灣文化脈絡和國民法感情。例如總統蔡英文說,她有一位她非常尊敬且對台灣有深摰情感的前輩,連這位前輩也無法認同同性婚姻。法務部長邱太三更警告,修民法通過同婚將衝擊社會秩序和公共利益,祭祀制度和婚禮習俗也將受到影響。

據憲法教科書《憲法要義》(李惠宗著),當特定公共政策議題的爭辯超越黨派利益及其政策,連國會本身亦無資格化解此種爭議時,公投能發揮制衡代議政治的功能,人民藉由創制之直接立法,使立法機關免於淪為立法獨裁。全民公投具最高度的直接民主正當性,政府應將選擇權還給全國人民,以落實主權在民精神。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