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新聞類別, 讀者投稿

投書/從人民手中搶走的同性婚姻議題

同性婚姻

近日我國憲法法庭受理民法親屬編是否違反憲法一案,讓這個社會爭議的議題關注度冷卻下來,而憲法法庭選擇受理的時機是否太過巧合?此次同性婚姻釋憲案的聲請人除了台北市政府外,另一申請人祁家威過去就曾申請過釋憲,彼時大法官會議未受理1

目前同性婚姻草案在立院處於黨團協商階段,連到底要立專法還是修改民法都無結論,大法官卻在立法程序進行中插手介入受理此案,凸顯司法權和立法權之間的矛盾。好像雙方在進行一場的足球賽,正激烈的時候,裁判卻突然走進球場,將那顆球帶走,留下錯愕的雙方隊伍。連支持同婚的立委許毓仁都說,執政黨利用大法官的決議來背書,降低政治風險2;又是在正反雙方數十萬人上街的大型社會運動後受理,此舉形同挽救了蔡政府日趨下跌的民調3,難以說服民眾中間沒有政治操作的痕跡。

我國大法官任期8年,經由總統提名且不得連任,司法權的獨立性和美國終身制的大法官相比有所不同。且我國大法官卸任後仍可擔任其他重要職務,從本屆兼任司法院院長許宗力「再任」大法官的提名過程就可明證。4當時雖因大法官遴選辦法中,有寫明不得再「連任」而引起法界一片譁然,但許的人事案仍在執政黨和立院的強力護航下過關。可看出大法官的任命背後,其實是與政治意識形態強力結合。

面對同性婚姻,多數新任命的大法官意識形態非常明白。去年立法院在審查由蔡英文提出的7位大法官資格時,多位大法官直接「嗆明」支持同性婚姻5,在我國的15位大法官中足以形成相對多數,以利積極地推動同性婚姻合法化。

美國自20156月由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承認同性婚姻後,短時間內支持同性婚姻的民調反而呈現下滑的趨勢。6理由無他,就如撰寫反對意見書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所說,因為美國最高法院的判決形同終止了國內雙方人民對此一議題的討論空間,這造成了國家人民情感上的分裂,雙方都更難再試圖說服對方,因為結果已經底定。

大法官這個時候作成解釋,是否扼殺人民對此一社會議題的討論空間,使爭議無法解決?

近幾次民調均顯示,目前台灣社會的百姓不認為同性婚姻是當務之急7,且超過半數人民反對改變婚姻的定義。8去年底立院僅僅是將同性婚姻草案送出委員會,還沒通過二讀停留在黨團協商,就引發了這麼多場社會抗爭的運動,甚至衝撞立法院的衝突,一但5月底司法權做出解釋,到時社會恐將紛爭再起。

作者:孟獨夫


《讀者投稿須知》

本站歡迎讀者投稿,主流媒體不願刊登的,我們幫你刊登!來信時請附本名(或筆名)和職業背景。本站保留編輯、增刪的權利。

【投稿信箱】
[email protected]


Previous ArticleNext Article